武林中文网 > 无相仙诀 > 第四十章 屠宰场

第四十章 屠宰场

作者:齐氏小白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我是都市医剑仙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无相仙诀最新章节!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这二十多个人有些措手不及,这根本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按照事先的计划,他们准备要在苏溶和陈义二人被那危险所困的时候,突然袭击,来个渔翁得利。

    毕竟以苏溶傲视此地一切修士的实力,他们这些人正面与苏溶交锋起来,几乎没有胜算。若想取得他身上的元婴法宝,可谓难之又难。

    所以,当那人出现的时候,这二十多个人立刻选择了相信他,并且对他是言听计从,以为计划必定会成功。

    如今的变故,的确是让这群人,热情似火的心瞬间变得拔凉拔凉的,数十只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的树林,以为计划失败了。

    良久,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汉子率先发飙,将手中的斧头砰的一声砸到了地上,破口大骂了起来:“这狗日的外来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深渊丛林这么大,哪不能去?非得来这里寻死,害老子白白高兴一场。”

    “就是,这个作死的孬货,自己寻死不说,还带走了俺们计划已久的元婴法宝。天杀的东西,临死的时候就不能将那法宝扔到地上?”

    “我说你们也别吵了,他就死在这树林之内,谁有胆量谁去找尸体就是么,在这胡说什么。怪就怪我们出现的太迟,都怪那老不死的,一直拦着我们。”

    “赵兄说的有理,要不是他一直不让我们出现,我们还有一博的机会,现在却是什么都没了。不过这件事都是这青云门的小杂种引起的,老子先杀了他解恨!”

    吵着吵着,这群恶徒竟将矛头移到了陈义身上,呼啦一声百年将其包围,准备发泄自己的怒气。

    “哪不能来,偏偏带他来这里,说不定他就是被你所害,重宝也是被你夺走。”

    “这燕国的小修,不过是亡国奴而已,竟也有如此歹心。”

    匪徒的恶骂极其难听,原本凄惨的陈义此时面如土灰、痴坐在雪地之上,痛苦的流着泪花摇着头,似在解释求饶。

    只不过他们早已心神癫狂、又哪里会听进他说的话,反而被他的举动刺激,谩骂殴打更甚了几分。

    突然,一声冰冷的哼声从后方小路传来,径直传入众匪徒的耳中。

    “你等废物,也想在我这浑水摸鱼?”

    这突如其来的冷哼嘲讽,似一道九霄惊雷,在众人的心中瞬间掀起狂风骤雨。一时间,正肆意妄行的他们,大脑一片空白,全然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无他,唯苏溶半步元婴的实力而已!

    “他在哪?他不是死了么?”

    就当他们堪堪回过神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从后方树林中蓦然窜来,身后留下了一片虚影。

    砰!

    一声脆响,随即一股手臂粗细的血柱冲天而起。

    竟是苏溶奔袭而来,一拳轰到了一个结丹中期修士的头颅正中,瞬间将那坚硬的头骨轰成了齑粉,大脑的一切齐齐化为灰烬。那血柱,便是这倒霉修士失去头颅之后,颈部喷出的鲜血。

    很快,一个人形似的虚影从那直直倒下的身体中飘起,却是那修士的神识,只是此时已残缺破碎,再无重生复原的机会。

    一缕清风拂过,那破碎的元神,化为了天地气息的一部分,渐渐随风远去。

    苏溶这一击,干净利落、堪称完美,围绕陈义的二十多修士,此时已隐约有些心神崩溃。距离自己只有咫尺的队友死的那般利索血腥,饶是他们这些久经血场、见惯生死的恶徒,心中都升起一股浓浓的恐惧。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会不会也这样死?”

    但时间的流逝和苏溶的恼怒,显然不会再留给他们更多的考虑时间和后悔机会。第一个人死去只有眨眼的瞬间,第二个修士也随之而亡。

    这次死掉的,乃是天机国的一个结丹初期修士,他在天机国内,就是有名的恶徒,为非作歹十恶不赦。如今他的倒霉身亡,手法同样是一拳轰碎了整个大脑和元神。

    笔者猜想,他应该是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吧,要不然以他历练多年的老道经验,绝不会参与到这件事中。

    第二个修士倒下的瞬间,再次发出一声砰的脆响。

    第三个修士从此,与世界说拜拜了。

    紧随着,一连串脆响接连响起,随之倒下的,是一具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东风拂过,带着无数的头骨碎末,飘向远处,犹如淅淅沥沥飘扬的雪花。

    原本双方修为就差了一到两个层级,苏溶的实力堪称元婴之下第一人;再加上这些人聚拢的,太近了,使得苏溶杀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直至最后一个修士的倒下,陈义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瘫坐在原地,空洞的望着身前血腥的一切。他的全身上下,洒满了那些死人的鲜血,看着非常瘆人。尤其是那黑青的脸上,溅洒着浓浓的血迹,红里透黑的,很是邪乎。

    “你,你……”哆嗦了半天,陈义终究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或许此刻在他的心里,苏溶仗义豪爽的形象已经断然一空,取而代之的则是冷漠无情、杀人如麻。

    干净利落的解决掉匪徒之后,苏溶瞟了眼陈义,很清楚他此刻的想法。他轻叹一声,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随即扭头不再注意陈义,缕了下飘扬的发丝,坐了下来。

    “还不出来么?”苏溶呢喃了一句,闭上了双眼,一副闭目沉思的样子,散发着莫名的神秘气息。

    但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稳重城府的苏溶,实则却是在和小黑聊天打屁:“怎么样?小爷这一招,样子酷毙了吧?”

    苏溶的口气略带着些许骄傲,很是高兴。原本骄纵是修炼的大忌,但面对的是自己最交心的小黑,且苏溶隐忍了五十年,此刻这些骄傲也还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倒也没有太多不适。

    “小样吧,那是本大神还没有出手呢。我麒麟神通一出,元婴之下无敌手!”

    “你可拉倒吧,来个元婴后期的大能,分分钟秒杀你。”

    “额……”

    好半晌,心神失常的陈义这才回过劲来,举起颤抖的双手,胡乱的擦掉了脸上的血迹,颤巍巍站了起来,挪到了不远处的苏溶身边。

    “前,前辈。”结巴的语气中满是伤神、忧郁和萧瑟,看的出来,那样血腥无情的场面,陈义难以忍受。

    他双眉紧皱、脸颊一顿纠缠,很是犹豫。半天,许是思考好了,下定了决心,陈义双目一凛:“前辈,那些人虽然该死,但你何必下手如此狠毒?

    经文有云:人生而平等,无贵贱之分、无贫富之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今你既想要他们死,平平淡淡杀死便可作罢,何必教他们落得个三魂七魄尽散、再无黄泉重生之日?

    前辈的所作所为,在晚辈看来,与那屠宰场的莽夫并无差别,实则无头无脑、荒谬至极。

    请恕晚辈,不能苟同前辈之意。此番行程作罢,你我各奔东西。”

    陈义的一番说辞,实乃慷慨激昂、正气风发,让人听之如沐春风。虽然他也对那来袭的匪徒痛恨,但能躲便躲、能一招杀死便也算了解,但却不会如苏溶这般,出手狠辣、态度嚣张。

    这是他的性格使然,固然是人性中善的一面;但从另一层角度看来,却是陈义遭遇生死变故太少带来的无知和浅薄,或许可以将之归入懦弱的一类。

    苏溶听罢陈义的暗讽、心里不禁一阵好笑,和小黑取笑着这个新师弟的呆萌;外表看去,却是冰冷无情,只是斜眼挑了陈义一眼,冷哼一句便不再理会。

    许是被苏溶的无视激怒,陈义脸色一片涨红、颈部青筋暴露,双手颤抖不已,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好半天,他才深喘了口气,高声嚷道:“前辈若是这般傲慢无人,那这次交易,不做也罢!”

    “不做也罢?”

    苏溶立刻冷哼一声,沉声喝道:“你说不做便不做?我金铭可是你能戏耍之人?”说着,苏苏溶就站了起来,浑身气势顿然高涨,似要出手教训那陈义。

    “怎么,还要强行逼迫不成?”陈义并不被苏溶的气焰高涨吓到,也是昂首挺胸,语气坚定。

    “前辈的为人,我不能认同。道不同不相为谋,我陈某,不愿再和前辈为伍。”

    “再要放肆,休怪我无情!”

    ……

    几息间,二人已是相互争吵了数句,谁也不曾吓唬着谁。只是善良单纯的陈义,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强者既然发怒了,那还会真的只和自己斗嘴,却是不曾动手一次?

    “我说小苏子,你这师弟,太逗了,太逗了,哈哈!”

    “滚滚滚。”

    苏溶和小黑的神识传音,早已乐成了一片,戏弄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弟,倒是很让二人开心。苏溶心里反倒是想: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教育。

    不过这件事情只是苏溶刻意而为之,他想借此引出那幕后真正的黑手,将其在自己进入凶阵之前灭杀。倘若此时遗漏,苏溶不确定后续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以他的心智和手段,还不足以将此全部推演出来。

    但计划总是好的、事实却是残酷的。半盏茶的功夫很快过去,苏溶早已不再理会陈义,仍旧闭着眼坐在地上。陈义也已意识到苏溶其实并无恶意,只是吓唬自己而已,他有些腼腆的站在一旁,强迫自己接受苏溶的狠辣。

    “不会出现了么?”等待了许久,都不见那人的出现,苏溶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和遗憾。

    “如此深藏不露、心思机敏之人,倒更加让我兴趣横生!”

    轻吟了一句,苏溶睁开了双眼,射出一道寒芒,随即朝凶阵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无相仙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齐氏小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氏小白并收藏无相仙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