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尘缘 > 章三十 仁义 上VIP解禁第一章

章三十 仁义 上VIP解禁第一章

作者:烟雨江南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修真神医三寸人间天下第九太浩一剑成仙武道宗师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尘缘最新章节!

    ps:刚刚发现vip阅读器中的章三十上仍是未作任何改过的版本,因此重发一遍,希望这一次能够弄好17k的vip系统刚刚开始测试,还有很多不稳定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够体谅多一点另外vip上架之后,更新速度原则上保持不变

    直至黎明时分,寿王李安才从徐府边门悄悄离去纪若尘直把李安送回洛阳王府,这才转身离去

    徐泽楷原本那座宅第其实此刻已是纪府了但纪若尘也不急着回去,反正现在离天明还有一段时光,索性在城中四处走走

    洛阳仍是一幅劫后余生之象,到处都是大片大片坍塌损毁的房屋,失了家屋的百姓携妻挈子,在墙角树下席天幕地而居还好此时尚是夏日,若是严冬,还不知将死多少百姓

    夜风习习,送来阵阵腐臭气息纪若尘已去探过洛水,见洛水秽气深结,怕是再有两月才可复饮,更尚不知何时才能有鱼那些平日里靠在洛水中打渔为生的人都失了生计若不是每日还能领到官府分发的一碗薄粥,真不知这些渔夫还能以何维持生计且洛阳周围农田十中毁去二三,今岁饥荒已成定局中原又正旱着,怕是今年冬天,天下百姓都不好过了

    纪若尘将这一切都收在眼底

    然而修道之人虽同于神州沃土上行走,大多却并不认为自己属于浊浊尘世因此尘世旱也好,涝也罢,都与这些修道之士无甚干系比如道德宗,虽有修俗务这一说,但史上极少有干涉凡俗事务之时

    所以才会说,修道之士自成一界

    纪若尘实在是想不明白道德宗此次为何要如此不计代价抢夺神州气运图平空树敌不论,又对本宗弟子修为无甚好处难道说宗内真人们真的有意于天下?那就更加令人不解了

    他随意而行,一边审视着洛阳惨景,一边反复思索着当前时局

    表面看来,这一晚纪若尘与李安谈得颇为相得,很有开诚布公,惺惺相惜之势,实际上两人一直在绕来绕去,互相试探对方底线,往往谈上大半个时辰,又绕回了原处其耗神劳心之处,实在是比修习什么道术法诀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李安吃亏在对修道一界的势力雄长不甚了了,而纪若尘则对庙堂朝野勾心斗角仅是粗知一二本来两人此次斗智该算是打个平手,但纪若尘已听济天下解说过当朝局势,对寿王岌岌可危的处境倒是十分清楚,因此心中有底,终于渐渐地占了上风

    当朝贵妃杨玉环如今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深得明皇宠幸,但这对于双手将她奉上的寿王来说,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因她之故,明皇并未深究李充暴卒一事,仍令李安接替王位,镇守东都,这已算是莫大的恩典了

    其实就算杨玉环肯为李安多多美言,李安也未必敢照单全收一旦被明皇认为杨妃与他藕断丝连、余情未了,立时就是杀身大祸因此李安事事谨慎小心,生怕落下一丝话柄,予人口实,连杨贵妃生辰这等重要日子,所送贺礼也是随波逐流,万万不敢太重

    同是因杨妃起家,杨国忠生得一表人才,既心狠手辣,又有经济之才,短短时光已是权倾朝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称得上是炙手可热,无论权势地位都远远压倒了李安李安虽贵为帝胄,见了杨国忠也惟有逢迎巴结的份儿

    当然李安是不会说出这些的,但纪若尘与他谈得越深,就越是有所感觉何况此次大劫生于洛阳,寿王李安多少也得担些干系,若是有心在幕后推动,削爵杀头均有可能因此或是孙果与杨国忠以此相胁,倒是不愁李安不屈服李安野心极大,定是不甘心如此受制于人的局面也正是因此,纪若尘依济天下之策,首先策动龙象白虎二天君以为内应,再当殿击杀真武观二道士以立威李安见了纪若尘及道德宗实力,自也不肯放过这等翻盘机会于是他果如济天下所料,中夜孤身来访

    纪若尘话里话外,隐约透着道德宗将全力支持李安的意思,更暗示他真武观不过是个二流门派,当世三大正派、五大洞府均不大插手尘间俗务,如此才让孙果穿了空子,攀附上了朝廷这棵大树此次击杀真武观二道,一是为徐泽楷报仇之意,二是给孙果一个教训

    李安听后又忧又喜,忧的是自已夹在道德宗与朝廷之间,处得乃是凶得不能再凶的一块险地喜的则是若真得道德宗全力支持,日后大事有望至于道德宗声威如何,李安早有所感徐泽楷不过是道德宗一寻常弟子,已是他府中顶尖人物,而此次道行精深的龙象白虎二天君更是直接倒戈到道德宗一方,进一步让李安认清了形势

    这一晚能够谈到这种地步,实在纪若尘意料之外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入地接触到朝廷庙堂上的纷争,过往修真派别之间的纷争在这种斗争面前,实是有如儿戏

    好不容易等到李安告辞离去,纪若尘心下登时暗松了一口气,觉得轻松了许多实际上,现在纪若尘只要一想起那每一句都含糊不清、却均暗有所指的对话,就会觉得头痛不已

    这等尔虞我诈、不死不休的庙堂之争,真的适合我吗?纪若尘暗暗地问自己

    他的头痛得更加厉害了

    此刻纪若尘顶心犹如被一枚尖针刺入,而心也跳个不停,就似有什么事快要发生一般

    顶心那枚其实并不存在的利针越刺越深,痛楚也越来越强烈,感觉上倒与典藉中所载中了极乐针的症状有些相似纪若尘一声低低的呻吟,伸手扶住了身旁的古树,才得以支撑起身体古树早已枯死,触手处坑坑洼洼,皆是当初凩婴留下的痕迹

    纪若尘脸色苍白如纸,实在不知道这两种感觉从何而来然而他知道,顶心之痛与心中惊慌非是自然而然所生,必然是有因而起但是他道法本就不够深湛,现在受命宫凶星所扰,卦象及与此有关的一切道法都已不能再用不论他推算什么事,都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是大凶且有血光之灾,要么就是一塌糊涂

    他苦笑一下,再有什么事,此刻也只能随它去了

    “叔叔,你在干什么呀,是不是不舒服呢?”一个稚嫩的童声忽然自旁传来

    纪若尘转头一看,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看着自己小女孩身着青裾白衫,脚蹬红色软缎绣花鞋,两根整齐的冲天辫一晃一晃,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甚是灵动,很招人喜爱

    纪若尘微笑着蹲在了小女孩面前,柔声道:“小妹妹,叔叔没事的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乱跑,可是会有危险的,来,叔叔送你回家”

    小女孩小手向侧方一指,道:“我家就在那边,可是我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为什么呢,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怕家里人责罚呢?”纪若尘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她的头顶,手刚要触到那乌黑的秀发之际,手心中忽然多了一枚金针,闪电般刺入了那女孩的后项

    “你!……”女孩惊叫了一声,声音却是出人意料的成熟,然后两眼渐渐无神,就此软倒在地

    纪若尘从怀中取出一根极细的丈许丝线,好整以暇地将那小女孩捆绑起来他绑得十分技术,又非常的耐心,直用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将这人事不省的小女孩绑好这根丝线取自东海鲛须,水火不伤,极是坚韧纵是修道之人也很难斩断

    此时正是黎明之前,空中高悬一轮孤月,四下里寂静无人纪若尘站起身来,用食指一勾细丝线汇合之处,就将那女孩整个地提了起来

    他等了这么久,就是想等这女孩子的同党出现,只是不知她是孤身前来的,还是同伙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始终都没人出现纪若尘等不到人,只得提着那女孩直回徐府去了

    这女孩相貌虽幼,但实是有着不错的道行,绝不可能仅有十岁那身段相貌若不是由某种道法所生,就是宗门有意如此培养她真元灵气掩饰得虽然极好,奈何纪若尘灵觉罕有其匹,又怎瞒得过去?对于这等别有用心之人,纪若尘素来不会客气,索性将计就计,一举将她擒下在捆绑之时,那女孩的真元气息已不受控制,慢慢溢散出来纪若尘大略辨出她应属邪门五大洞府之金光洞府的弟子

    纪若尘暗自冷笑一下,他正想要捉几名邪门弟子来问些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自行送上门来他提着这女孩,刚要离去,忽然全身一滞,顶心又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纪若尘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眩晕,疾行而去

    “啊!!”

    一记声嘶力竭的叫喊在密闭的山洞中回荡不休,接下来,是阵阵粗重的喘息声,有如一头奄奄一息的野兽,甚而无力去tian一下自己的伤口

    一只苍白如纸的纤手慢慢地伸起,顺着洞壁不住向上摸索,终于抓住了一块突起的岩石,犹似浴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就此死死握住那只手手指纤纤,但却看不到一点血色,臂上玄黑色的衣袖已破裂成条条缕缕,本如玉藕般的手臂上已布满了细细的血痕擦伤

    又是一声嘶喊!

    那只手骤然握紧,用力之大,似要将整个洞壁都拉塌!

    哗啦啦一声响,那块突起的岩石竟被她生生拉断!无数碎石如雨落下,砸在那颓然倒下的黑衣女子身上她却动也不动一下,好像已耗去了全身的力气

    片刻之后,这女子才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一下她以肘支地,艰难之极地撑起上身,抬头向洞口望去

    洞口几乎已完全被巨石封闭,只有几线微光从石缝中透射进来,给狭小的石洞添了一点光亮在这一点点的光芒中,却有着一处黑暗洞口前,正插着一把玄黑色的古剑那黑得深不见底的剑锋,似乎要将周围一切的光都吸进去古剑静插在岩石中,纹丝不动,然而侧耳细听,会隐约听到阵阵波涛之音

    这女子竭尽全力,才使自己的头抬得更高了一点那一双充满了痛楚的瞳中,终映出了古剑的影子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古剑,眼中渐渐又燃起熊熊火焰

    这女子正是云舞华此时较极乐针应该发作的时间已过了近一月,她仍隐在这荒无人烟然则灵气充沛的山洞中,竭尽平生所学,苦苦对抗着极乐针

    这一月之中,她饱历人间至苦至痛,已非度日如年可以形容她不仅要和逾越忍耐极限的痛苦争斗,还要与纷至沓来、永无休止的心魔幻境相争偶尔清醒之时,她甚而会想,会不会飞升前所谓天劫也就不过如此?

    顶心处又传来隐隐的痛,云舞华知道极乐针又要发作了她试着提聚真元抵抗,然而全身上下所有丹田关窍涌出的真元只有区区数滴,如何能再与极乐针相抗?

    云舞华苦涩地笑了笑

    她终支持不住了又是谁说,人力定能胜天?

    可是她不后悔宁可在极乐针下魂消玉陨,她也绝不愿回玄香谷求救,因为她不是苏苏

    纪若尘有一句话没有说错,玄香谷无垢山庄的确有手段有至宝可破解极乐针,使她起死回生但那些宝物阵法只能用在苏苏身上

    苏苏十二岁时始闭关,这一闭就是整整五年云舞华虽然十分疼爱苏苏,但就连她也没对苏苏炼成龙虎太玄经抱有什么希望龙虎太玄经威力无穷,妙用万方,女子若能炼成更会增添许多神通然则此经起始处就是死关,能过得这一关的十中无一是以当日苏苏孤身入关之时,云舞华知晓后已是心冰体寒,本没想到还能有再见苏苏的一天

    龙虎相争,往复不休

    炼成龙虎太玄经后,苏苏即可仅凭玄香谷所藏阵法丹药复生,可是云舞华却不行事实上,个玄香谷中,也惟有苏苏能够如此能令云舞华消去极乐针的灵药世上不是没有,只是玄香谷没有纪若尘随口所说的那几样东西,玄香谷一样都没有

    这并非是被誉为化外三大秘境之一的玄香谷太穷,而只能说道德宗所藏实在过于丰厚所以纪若尘以已推人,不光是错了,还错得厉害只是云舞华哪还有心情与他计较这些?

    忘尘先生是绝不可能损二十年道行相助云舞华的,既然苏苏修成了龙虎太玄经,那么云舞华就不再是不可或缺的何况,何况玄香谷另有一门太华忘尘经,足以抗得过极乐针只是太华忘尘经威力强则强矣,却须与忘尘先生双修,方能有成

    她不是苏苏,她也不愿当什么七夫人,她只是云舞华

    所以她只能无力地伏在这冰凉的岩洞中,静静地感受着极乐针一分一分地向体内沉去,直到入心的那一刻,就可以结束这无边无际的痛苦

    只是,就这样结束吗?

    她怔怔望着触手可及的古剑天权,忽然伸出了手,颤抖着抚上了天权的剑锋锋锐无匹的剑锋悄无声息地切开了她的手指,凶厉的剑气汹涌而入,转瞬间压制住了极乐针的去势得此空隙,云舞华忽然浮起,凌虚盘坐,体内真元依着太华忘尘经的法门极速运转一十八次!

    叮的一声轻响,极乐针忽从云舞华顶心飞出,钉在洞顶岩石上,泰半针身没石而入,只余针尾颤抖不休!

    月色下,断崖忽然一声轰鸣,居中裂开!

    穿空乱石中,云舞华皓腕玄衣,提天权古剑,冉冉而升,乘月远去

    强行催运太华忘尘经虽可逐出极乐针,然则一月之内必须以男子真阳化解,不然必内火焚心而死

    但有一月之期,于她已然足够

    这一月之中,她当快意恩仇,尽诛仇敌,然后在焚心前寻月明之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仙宫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

尘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烟雨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江南并收藏尘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