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作者:辛夷坞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是都市医剑仙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

    皆是执念

    她说完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自己也觉得有几分凄凉。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可人人都爱王八蛋,到死都放不下它!

    大家坐定之后,照例是案情分析。又是一场凶杀案,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由于面部损毁情况严重,而且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物件,所以暂时没有办法确定身份。根据尸体的情况,可以大致推断出死亡时间在昨天中午十二点至两点之间。死者生前遭受严重的钝物击打,致命伤是后脑勺的那一下,有一小片后颅骨都凹了进去。面部的击伤虽然严重,直接导致了死者面部都难以确认,但那都是继后脑勺的重重一击之后发生的。从伤口的形状可以看出,凶器应该不是榔头或铁棍之类常规的作案工具,而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有棱角的坚硬物体。

    尸体是在市内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屋里发现的,说起来还全靠房东老太太嗅觉灵敏,她今天一大早晨练的时候,经过自家的这间单间配套的房子,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疑惑之下就敲了租户的门,这个时候房客通常都是还在睡梦中的。谁知她敲了好一阵,又叫了几声,都没有听见里面有反应。

    老太太害怕出事,就用自己手上的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这不进去还不要紧,拉开灯一看,差点没把快七十的老人家吓得当场昏厥,房间里凌乱一片,地上一大摊的血,一个面部被砸得稀烂的人躺在血泊中央。老太太吊着一口气,哭天喊地地冲出去叫来了街坊,大家赶紧报了警。没到七点,警察赶过来勘察了现场,初步可以断定这间出租屋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叶昀的同事从房东老太太那里得知,房子是租给了一对年轻小夫妻。小两口平时虽然经常争吵,但是从没有什么出格的事。那女的现在还挺着一个大肚子,男的听说是跟人跑船的,最近一阵倒是很久不见他出远门,大概是妻子即将临盆,要留下来照顾。

    有胆大的邻居去辨认了一下尸体,纷纷断言死的人绝对不是这对小夫妻中的男的,因为那小伙子长得精神,高高瘦瘦的,而那具尸体虽然五官都看不清了,但从体形看比那小伙子矮上一截。果然,经警方详细检查之后,也发现死者的大致年龄跟这房子的男租客并不吻合。

    房子里东西虽然散乱,但并不像是遭遇入室抢劫。租客的所有身份证明都已不见,掉落在地上的大多是衣服,那小两口也不见踪影。按说以女的即将临产的情况来看,没有重大的变故,通常不会匆匆离开,而且据说他们经济并不宽裕,刚向房东交纳了一个月的房租,没理由走的时候也不打声招呼。

    根据这些情况,目前基本上可以判断这起凶杀案必定跟租房子的小夫妻有关。死者是谁?为什么倒在这间屋子里?凶器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找到,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凶手并非有经验的惯犯,出了事之后相当慌张,这从他匆匆逃离现场,没有做出任何掩盖罪行的努力,连尸体都来不及处理等这些细节上都可以看出来。

    至于谋杀的动机,那尸体身上穿着的均是一些廉价的衣物,为财的可能性很小。最重要的一点是,犯罪嫌疑人在死者后脑勺上砸的第一下已经足以让死者失去行动能力,而他仍不罢休,继续在死者面部以相当凶残的手段狠砸了许多下。这更像是为泄愤杀人,而且事前并没有任何准备,纯属临时起意,事发之后才会仓皇出逃。

    大队长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叶昀人在聚精会神地听,但是心却不在会议室里。他当初一心一意要做警察,除了因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觉得警察有力量,可以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于正义感。他曾经希望所有的坏人都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在刑侦队这几年,他接触了太多的案子,善和恶的界限却越来越难以判定。他见过走投无路之下杀了第三者的原配,见过不堪忍受有精神病的妹妹多年以来对家人的毒打、折磨而毒杀亲妹的姐姐,见过妻子被人强奸含恨自杀,四处奔走告不倒有权有势的强奸犯,最后激愤之下举起屠刀的绝望的男人。对与错,好与坏,情与理的标准是什么?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棋子一般非黑即白吗?这对即将共同迎接一个小生命出生的夫妻为什么要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杀死一个男人?没有说不出的苦衷谁愿意亡命天涯?叶昀想,他也许注定做不了一个铁血无私的执法者,比起做一个正义的化身,他更想好好保护他所爱的人,保护他所珍视的一切。

    眼前光线的晃动,让叶昀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台上,原来是大队长打开了投影仪。背景墙的屏幕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的证件扫描图,大队长解说道:“目前我们已经将出租屋里的两位房客认定为第一嫌疑人,这两人应该是从昨天下午事发后逃离现场的,至今下落不明。这是我们从房东那里拿到的身份证复印件,男的叫滕俊,女的叫……”

    一直置身事外聆听案情的叶昀脑子轰的一声巨响,他在坐满了人的会议室里忽然站了起来。

    “……这两人一直以夫妻名义同居,女的在XX路的XX便利店做收银员,男的……叶昀,你有什么事吗?”大队长发觉了叶昀的异样,停下嘴里的解说。

    所有的同事都把目光集中在叶昀的身上,叶昀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是他心中的震撼太过强烈,不亚于一座山的崩塌。向遥和滕俊杀了人?这太可怕了。为什么噩梦一场接着一场地降临?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究竟要到什么时候!

    “叶昀,你有什么需要提问的?”大队长皱着眉,看着这个大惊失色的年轻人。

    叶昀用力地喘了口气,“我……我认识他们。”

    ……

    散会后,叶昀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把脸。四下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他拿出电话,拨通了那个熟悉无比的电话,连续很多次,对方一直显示在通话中。他知道,向远很快就会从其他人那里得知向遥的事情,唯一的妹妹出了这样的事,她该有多难过—叶昀知道向远对待向遥并没有她自己期待的那么冷血。

    叶昀离开后没有多久,向远就发现了一直放在床头的旧手机被移动过。她太清楚它摆放的位置,以至于闭着眼睛也能在第一时间摸到它。向远的房间一向不需要杨阿姨打扫,这就是说,叶昀动过了这个手机,他很有可能已经看到了上面的通话记录。

    向远靠在床头,长久地看着手里最后的那个电话号码。叶昀发现她骗了他会怎么做?他是做警察的,只要有心,顺藤摸瓜地追查下去,或许会发现更多的疑点。假如有一天,当他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不会大义灭亲,英雄杀嫂?向远想到这里,竟然觉得有几分荒唐可笑。她应该害怕的,可是她没有。这个电话早在四年前就应该删掉,任何事情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干净利落,干得漂亮。可是,直到叶骞泽失踪后,向远才发现,两人几年的夫妻,除了叶家的产业,他并没有留下来什么。他们没有一张双人合影的生活照,没有互赠过礼物,就连那杯冒着热气的莲子枸杞茶都永远成了过去。她想要留住一些东西,至少证明她和那个男人的曾经不是幻梦,她需要一些东西来承载她仅有的一点怀念,所以才删了所有的记录,唯独留下这通电话,尽管她比谁都清楚,这是多么的不明智。

    放下电话的时候,向远心里竟有种莫名的轻松,她想,如果报应迟早要来,那么,叶昀亲手给她的,毕竟要比别的方式好得多。

    准备出门之前,向远收到了叶昀的短信,一共有两条:

    —“我是做梦吗?”

    —“如果是梦,我很快乐。不要叫醒我。”

    这还是他在她面前一贯的傻气天真。向远看过之后,没有回复。如果是梦,不如就让这场梦安静一些,不要吵,也不要动。是谁说的,由来好梦最易醒。

    眼看就要到公司,叶秉林所在的医院打来电话,说他一大早又有中风的迹象。叶秉林这几年一直常住在六榕寺,寺里的僧人得了香火钱,一直对他颇为照顾,他在那里生活得很好。向远每周都会去看看他,叶昀反倒去得少一些,但每十来天都会去一回。这半年来,叶秉文的身体急转直下,人老了,就像一台磨损了的旧机器,修好了这里,那里又坏了,实在没有办法,向远又把他送进了医院。

    这一天,向远有两个会议、一个活动。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已经耽误了她太多的时间,可是叶秉林的事情她也不能不管,于是只得掉转车头,赶去医院。

    走到叶秉林的加护病房前,主治医师和护士已经等在那里。向远问:“我公公怎么样?”

    医生小心地斟酌着语句,“您也知道的,以叶老先生的身体状况,能够维持到今天已经相当不容易。他脑部的血管非常脆弱,就像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引爆的定时炸弹。叶老先生好像也清楚这一点,不过他现在心态相当平和,这对重病患者来说是件好事……当然,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

    “我知道了。”向远接过了医生的话,她怎么会听不出那话里的言外之意?早在叶太太身故的时候,叶秉林对生死就已经看得很淡了,比起老爷子,她才像是放不下的那一个,她已经不欠叶家什么了,可是,叶家的人却一个一个地离开。

    她独自推门进去,坐到病床边的凳子上。叶秉林在她进来的时候就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她,微微地笑了一下,嘴角扬起的动作仿佛都耗费了他许多的精力。

    向远把从叶秉林手中跌落的书捡了起来,那是一本《大方广佛华严经》。她翻了翻,书页已经很残旧了,也不知道老爷子看了多少回,病成这个样子了还手不释卷。

    “要多休息啊。”向远对病床上的公公说。

    叶秉林语声微弱,“向远,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真的有佛存在吗?”向远不知道和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讨论这个有无意义,但是她忽然很想知道。

    “你信就有。”

    “可是我不信。”她想,这是不是就是她从来得不到庇佑的原因?

    叶秉林说话喘得厉害,他问:“公司的事,一切还好吧?”

    “好!好得不能再好。”向远扭头把书放到床头柜上,江源是老爷子一生的心血,他放不下是当然的。

    “你一个人……也不要太辛苦。”叶秉林说完几个字,就必须休息片刻,才能艰难地往下说。叶骞泽失踪的事情还是没有瞒住他很久,有太多的流言传闻,防不胜防,这也是老人身体越来越差的原因之一。

    “向远……”吐出这两个字,叶秉林已经非常艰难。

    “医生说您需要静养,有什么话,好了之后再说吧。”向远帮老人拉了拉被子,劝道。

    叶秉林却极慢地摇了摇头,嘴一张一合,仿佛有什么话必须要讲,可是他的声音太弱,向远只看到他双唇启动,却什么也没听到。见他如此执着,她于是便俯下身去,把耳朵靠近老人。

    他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向远终于听懂了。她用极其复杂的眼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公公,慢慢地直起了自己的腰一言不发,许久,才冷笑了一声。

    叶秉林说的是—“既然骞泽……阿昀他一直放不下你……”

    向远对自己说,他都是一个将死的人了,何苦和他计较呢?听着就罢了。可是今时今刻,她偏偏咽不下这一口气,多少怨忿都在这一刹那堆上心头。叶昀怎么样是一回事,但是从叶秉林嘴里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向远不信叶秉林直到现在才看出叶昀的小心思,否则当年他们父子的一场争吵为的又是什么?叶秉林是一手把向远拉进江源的人,没有他,也许向远会是沈居安手下的一个打工皇帝,但是叶秉林用“恩情”两个字留下了她,之后又极力地促成大儿子叶骞泽和她的婚事。

    很多事情向远不愿意说,可是不代表她不知道。叶骞泽一向优柔寡断,当时心里又摇摆不定,如果没有老父在后面推一把,他未必会在那个关键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求婚。这也就罢了,是向远心甘情愿将身嫁与,她摆脱不了那晚月光的诱惑,与旁人无关。也正是如此,这些年来,她竭力扮演好叶骞泽的妻子、叶家的儿媳妇这些角色,如叶家人所愿,一次次把公司从危难中引向正轨。她用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换来江源无比风光的今天,自己却一个人形影相吊。叶骞泽不是她的丈夫,江源才是!这些年维持着公司,维持着这个家的人不姓叶,姓向。

    现在好了,大儿子也许回不来了,老爷子说,这样吧,小儿子对你也一直有心……谁说他老糊涂了,他一点也不糊涂,他要用同样的方式把她一辈子拴在叶家,为他们卖命,没有异心,永不超生。这真是一把再精明不过的如意算盘。

    向远没有哪一刻比此时更恨叶家这两个字,见鬼的叶家!她诅咒它,在叶家看来,她是什么?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工具,一个被感情奴役的工具。

    向远不知道自己的恨意有没有赤裸裸地写在脸上,但她不在乎,她再度俯下身,无比讥诮地问:“您就这么纵容自己的媳妇和她小叔子乱伦?为了公司,您老人家也真不容易啊。可是,您怎么能肯定我跟叶昀也有了一腿,就再不会对叶家有二心?假如我要把江源收入囊中,您就算有十个儿子排着队献身,也一点用都没有。”

    “……你……你不会的……”叶秉林气若游丝。

    “我会!”向远咬牙,贴近老人的耳朵低语道,“您真信任我,我很感动。但是,假如我告诉您,是我让人撕了您那宝贝大儿子的票,您还会不会继续相信我?”

    她说完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自己也觉得有几分凄凉。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可人人都爱王八蛋,到死都放不下它!

    叶秉林的眼睛骤然睁大,死死地看着向远,喘气如同风箱,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有一滴浑浊的泪水悄然从眼角滴落。那目光中有惊愕,有仇恨,有恍悟,渐渐地竟然变得柔和,仿佛带着悲悯。

    向远仿佛在自说自话,“到了现在,我觉得够了,什么都够了。如果您还有力气,就留着,说不定还能等到看我的报应。”

    叶秉林徒劳地张嘴,最终放弃了发声,颤动着一直还插着点滴管的手,从枕下摸索出纸笔—他发病过几次,严重的时候嘴歪眼斜,只能用手指夹着笔僵硬地写下自己想说的话。

    向远冷眼旁观,看他艰难地在纸上涂画,每写一笔,都如同爬一座山。

    他停下手的时候,向远仔细端详了几眼,她以为叶秉林会诅咒她这个杀子仇人,但是那纸上歪歪斜斜地只有几个大字:“我想你幸福。”

    向远愣了一下,酸楚不期而至,她说:“我怎么还会幸福?”

    叶秉林一再摇头,继续费力地移动着拿笔的手。写完之后,他的呼吸如同长叹,但还是缓慢而坚决地把那张纸塞到向远的手里。

    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这就是老人要给她的话。

    向远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老爷子居然没有恨她,他是真的参透了,也放下了,可是生命也走到了最后一程。像她这样,如何能想放就放?除了那些执念,她一无所有,一旦放下,情何以堪?

    整个上午,叶秉林的那句话都在向远心中徘徊不去。她很难相信叶秉林在知道真相后,对自己竟然没有仇恨,只有怜悯。他说出关于叶昀的那番话,真的只是为了成全她的孤单和小儿子叶昀的一颗心,再没有别的企图?放下……放下……她还有资格“万般自在”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山月不知心底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