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作者:辛夷坞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是都市医剑仙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

    沉入海底的秘密

    如果她一直睡下去,是不是就不会知道曾经掉过泪?

    夜晚比向远想象中的要来得更快一些。天气转凉了,外面的世界,树欲静而风不止。叶子沙沙地呻吟,再不舍枝头,也只得被风打得四处飘零,有那么一片甚至从半开的房间窗户飘了进来,向远捡起来看了看,可惜了,还是绿油油的,可是到了该走的时候,由不得它自己。

    叶昀打电话回来说,他今晚会留在警局,跟同事一起彻夜追查大哥的线索,末了还安慰向远,“好好睡一觉,别怕,一切会好起来的。”

    叶昀不知道,向远现在什么都不害怕了。她无路可走的时候才会害怕,现在到了绝境,打碎一切,她反而知道该怎么走下去。曾经的她只想好好走自己的路,是叶骞泽揪着她的一颗心一步一步逼,她一步一步地退,终于到了今天。

    少年不知离别滋味的时候,他说,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向远说,好。

    江源和叶家内忧外患,他说,我太累了,你拉我一把。向远说,好。

    这城市里似是而非的月光下,他说,你嫁给我吧。向远说,好。

    一次次的争吵再弥合,他说,从今往后,我们好好过行吗。向远说,好。

    叶灵死了,他握着那个断颈观音说,就让我这样吧。向远说,好。

    到了后来,他说,对不起,我在阿绣身上找到了慰藉和快乐。向远还是说,好。

    她什么都答应他,什么都自己咽下去了,全世界都觉得这是因为她放不下名利。她是爱钱,可是只要她愿意,在哪里找不到钱?钱能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耐?向远自己都不信自己会那么傻,自己都不信自己居然会那么爱这个男人。

    叶骞泽抽走了他的心,向远安慰自己,我还有他的人。后来连他的人也渐行渐远,向远对自己说,至少我还有钱。如果连这最后仅有的东西他也不肯放过,她说过的,她会杀了他,说话算数!并不是没有更理性明智的选择,可是她现在就是要他死!爱又如何,如今,她的恨比爱深。

    滕云带来了叶骞泽的第三个愿望,向远当然会满足他,这是她最后一次对叶骞泽说:好。他要死,她就成全他,袁绣她不动,可是那肚子里的孽种,愿望里并没有提及。

    这一夜,向远入睡得出乎意料地顺利,她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梦里,叶骞泽各种各样的死法一遍一遍地演示,每一种都鲜血淋漓。向远在沉默的观望中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和快慰,然而,当她醒过来,枕边却湿了一片,如果她一直睡下去,是不是就不会知道曾经掉过泪?

    她拿起了让她惊醒的罪魁祸首—手机,里面有一条刚发过来的短信,陌生的号码,发过来一个陌生的农行账号。

    向远屈膝坐在巨大的紫檀雕花床上,没有开灯,在手机的荧光中,她的一张脸半明半昧。手机号码的尾数是“7714”,岭南人迷信,最忌“4”这个数字,而“7”在当地方言中通“痴”,也不被人所喜,这样的号码,必是最廉价的一种,一看即知是临时选用,而农行恰恰是申请账号和网上查账最便利的银行,她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只是,滕云下手了吗?叶骞泽会怎么死?像他生母那样从高处坠落,身首异处?像向远的弟弟阿迤那样溺水而亡,浑身肿胀?像叶灵一样血流遍地,一点点地把生命耗尽……除了数字之外别无他物的手机屏幕在向远眼里渐渐模糊,模糊成他多年前月光一样皎洁的侧脸,嘴角含笑,眉梢眼角似是有情。

    向远忽然疯了一般按下了回拨键,那手机里的嘟嘟声传来,遥远得好像海上吹来的风。滕云的手机已经关机,这一个她能打通吗?

    “喂?”警惕而慌张的一个声音。

    “让滕云接电话,立刻让滕云接电话!”

    向远当时以为自己等待了很久,后来才知道其实不过是一瞬。

    “向远,你后悔了吗?”滕云的声音平静中透着通晓的怜悯。

    后悔吗?叶骞泽还活着吗?

    她也只是站在悬崖的边缘,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现在还来得及,向远,回头是岸。

    她只说:“拜托你……别让他那么痛苦。”

    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那一头的背景声纷乱而嘈杂。

    “起风了,向远。”滕云好像笑了一声,“记住你的承诺,叶少……你有话对他说吗?假如你愿意……”

    向远没有作声,诡异的呼啸声和若隐若现的哭喊让她恍然觉得自己的电话打向了炼狱,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只是想,她是否还有话要说,如果她说不,有生之年,是否还能再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是滕云为她做的决定。当叶骞泽的声音传来,向远咬住了自己的指节,不让他听见哭泣,而海风远远盖过了她的哽咽。

    “是你吗?向远。”

    她想问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想对这个男人说,我恨死你,我要你死!

    然而最后的一刻,她只记得叶灵不断追问过的一句话:“叶骞泽,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靠岸,靠岸……风太大了……”

    “不可能了……”

    “转舵,往这边……”

    那一头混乱如鬼域。而这些绝望的声音都不属于叶骞泽。

    当他终于开口,断断续续的声音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可是,向远还是听得清楚,那句话,她到死都不会忘记。

    叶骞泽说:“对不起,谢谢你。”

    向远坐在床上,捧着电话放肆地哭泣,所有的爱和恨在风暴的旋涡中被搅得面目全非。

    “我……”

    “你说什么……你要说什么?说话啊叶骞泽,你回答我……叶骞泽……”

    风声淹没了他剩下的话语。

    向远拼命摇头,不,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他欠她的,这一生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算了。她追问,她流泪,可是只有风声回答她,那狂暴得仿佛要摧毁一切的风声。

    终于,电话中断,一切归于平静。

    向远和叶骞泽,尘归尘,土归土,也终归于平静。

    第二天早上,叶昀才略带倦意地回家换衣服。他昨晚只趴在桌子上合了一个小时的眼睛,其余时间都在不停地开会、讨论、收集线索,再开会,再讨论。

    叶家报案后,G市公安局对叶骞泽的绑票案相当重视,除了叶家这几年声名鹊起的原因外,这个案子勒索金额之大也是本市近几年之最。按照亲属回避原则,叶昀本不应该参与调查,但是他一再要求,且考虑到他对自家的情况更为了解,局里才破例让他加入到专案小组中来。事关自己的血肉至亲,叶昀比任何人都紧张案子的进度,累也是情理之中,好在他年轻,也并非经受不起。

    杨阿姨在院子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扫地,叶昀走近之后才知道,昨夜的一场暴风雨,不仅让整个院子一地都是残枝败叶,就连外厅的窗户玻璃都碎了一块,可见那场雨着实猛烈,让人措手不及。

    看到叶昀回来了,杨阿姨朝楼上瞄了两眼,拉着他的衣袖偷偷说:“要不你去楼上看看,往常这时候早起来了。我今早去敲门,问她要不要做早餐,里面大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那你还不进去看看?”叶昀一听就急了。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饶了我吧,她是谁啊,我冒冒失失地进去,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你……唉,算了,我去。”叶昀皱眉,噔噔噔地就往楼上跑。

    站在向远的房间门口,他也不敢造次,轻轻地敲了几下,怕她不知道,还清了清嗓子,“向远,是我。”

    里面正如杨阿姨所说,一点动静都没有,叶昀心里更是焦虑,“向远,你怎么了?要是再不出声,我可要进去了。”他用力去扭那门锁,其实并没有锁紧,房门打开了后,首先蹿入叶昀耳朵的是电视的声音。还是昨天那一身衣服的向远靠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仿佛对他的出现视若无睹。

    “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叶昀松了口气,走到她身边,发现她看的原来是本市的早间新闻。昨夜突如其来的一场台风让台海海域和珠江海域一带受灾颇为严重,不少躲避不及的渔船都险些遭难,沿海的村庄一片狼藉,台风引起的暴雨让市内都受到了波及。

    “原来在看这个。”叶昀见她聚精会神地听着新闻里受灾渔船的抢救情况,便自说自话,“本来打算按照你说的线索,从今天开始海面搜寻,看这个架势,看来也困难了。向远,你说大哥会被转移到某一条船上吗?或者绑匪有可能已经把他带上了岸?”

    听到这里,向远才算有了反应,看了叶昀一眼,说:“我不知道。”

    叶昀坐在床沿,轻声问:“今天是绑匪要求交易的时间,他们昨天有没有和你联系?”

    向远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放心,接下来一整天我都会陪着你。我有几个同事也会过来,对家里的电话和附近的情况进行监控,一有情况才好立即做出反应。”

    叶昀说完这句话,才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异样的惨白,几根发丝被干透了的泪水黏在脸上。

    “你哭了?”他有些慌张地伸出手,想要看清楚她转过一边的脸,却又不敢把手靠得太近。

    “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关于你大哥的。”向远精神虽差,眼睛却写着急切。

    叶昀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头绪,只有等绑匪主动联系再说了。”

    “我该怎么办?叶昀。”向远闭上眼睛的凄凉让叶昀莫名地觉得心疼,只有这个时候的向远才是软弱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是她的依靠,虽然他不知道向远现在想要什么,自己又可以给她什么。

    他只能说:“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杨阿姨在叶昀的催促下,把一杯新鲜的牛奶端了上来,叶昀对向远说:“喝点东西吧,要不你这样下去会垮的。”

    向远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电视屏幕,她机械地从杨阿姨手里接过牛奶,送到唇边,还没来得及喝,牛奶的腥气入鼻,她控制不了地干呕起来。

    她剧烈的反应吓坏了叶昀,拍也不是,扶也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弯下了腰,呕得眼角都渗出了泪,最后跌跌撞撞地冲到卫生间,锁上了门。

    “向远,你好一点了吗?”叶昀紧张地贴着卫生间的门,听到里面呕声渐小,一阵水声后,向远出来,擦拭过的脸上惨白得益发厉害。

    “到底是怎么了?”他跟在她身后问道,“吃坏了东西吗?”

    “她昨天都没吃什么,这杯牛奶可是好好的。”杨阿姨赶紧澄清。

    向远摆摆手,示意叶昀不要担心,然后让杨阿姨倒了杯清水,谁知也是喝了一小口,又再度撕心裂肺地呕,仿佛心肝都要吐出来了。

    “你看,水都喝不了……哎呀,对了,你好像这两个月都没有那个东西了,该不会是,我的老天……”

    杨阿姨的话,让难受无比的向远竟然慢慢地抬起了头,她看着多年的老保姆,眼光变得不可思议而狂烈,杨阿姨以为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慌了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啊,就是帮你收拾东西的时候好久都没发现……”

    “你们在说什么?”叶昀到底是个年轻男孩,一时反应不过来,满脸茫然地看着两个表情同样诧异的女人。

    向远从震惊到怀疑,然后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竟像是痴了。她一忙的时候,生活不规律,经期就容易乱,也没个准信,虽然一直在调理,但是总也没有根治。这几个月事情更是多,她心里有事,以至于连续两个月该来的东西一直不来,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她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现在更不敢,杨阿姨的口无遮拦竟让她如同患绝症的病人看到了希望。

    没错,希望。她还可以有希望吗?这真的有可能吗?向远努力地去想,思维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全部打乱了。结婚几年,她没有认真打算要孩子,虽然叶骞泽眼里隐隐流露过失望,但她始终觉得还不是时候,而且,她也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母性的女人。然而,如果这个时候,一个小生命在她腹内扎根,延续着他的血脉,这不是惊喜,是神迹!足以让她俯首跪拜的神迹!假如她能拥有这个孩子,一切都犹如有了重生的力量,就算失去了一切,今后的余生她别无所求。她的恨意、她的遗憾、她的罪孽,全部都将得到清偿。

    向远在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中几欲再次掉泪。一个孩子,眉眼像他,微笑起来像他,说话的时候像他……那什么像她自己呢?最好什么都不要像,不要聪明也不要太倔强,她会把一切都给“他”,也许是“她”……

    “说啊,到底怎么了?”叶昀扯着老保姆的衣袖,他讨厌这种感觉,只有他一个人蒙在鼓里。

    “傻孩子,这个都不懂,还是太嫩了。”杨阿姨取笑道,然后又换了一脸的神秘,“还不明白吗?要是真的,以后就有人叫你叔叔了……唉,只可惜你大哥出了这样的事,还没个下落……”

    “你是说……”叶昀不是傻瓜,他懂了,怔怔地看着向远。

    这是好事,大哥的好事,向远的好事,整个叶家的好事,但却不是他的,是他们的。叶昀垂下了头,酸楚便涌了上来,他害怕有一个会叫他叔叔的她的孩子,可他怎么能自私至此?

    三人各怀心事,竟然就这样魂不守舍地过了一天。叶昀的同事来了又离开了,叶家的电话始终没有响过。接下来的三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叶骞泽的绑架案陷入了漫漫的谜团和僵局,不但人没有找到,就连绑匪也像是凭空消失了。

    第四天,叶昀竟然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江源少东疑似遭人绑架,勒索金额竟超千万》。他惊愕无比,大哥遭遇绑票,叶家上下守口如瓶,警方的调查也始终在秘密进行中,那些媒体究竟从哪里得到了爆料?他马上拿着报纸找到了向远。

    “大哥的事情有媒体报道了,怎么办?”叶昀把那一版报纸塞到了向远手里。向远这几天干呕的现象一直没有好转,什么都吃不下去,经期也杳无音信。杨阿姨说,她自己生过两个儿子,一眼就可以看出,向远这样必是有孕无疑。向远却迟迟不敢求证,她怕希望太高,失望太深。

    向远接过报纸,草草看了一遍,顺手放到了一边,“既然已经刊登出来了,还能怎么办?”她说话依旧寥落,可脸色异样的红润。

    “叶昀,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好吗?”她下定决心一般看着叶昀。

    叶昀咬了咬下唇,当然知道向远为的是什么事,她明明知道,他永远不懂怎么拒绝她。

    两人于是去了医院。一早就约好了市里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医生,只等着他们过来。叶昀没来过这种地方,陪伴在向远身边,看着很多个大肚子的女人牵着另一半的手在等候。他忽然想牵住身边这个人的手,即使不敢,他心里也有些许快慰,因为这个时候,唯一陪着向远的人是他,不是别人。

    等待结果的时候,妇产科副主任亲自为他们去取化验结果。这个相貌和气的中年女人摘下口罩坐到他们对面时,叶昀竟然感觉到向远的手用力在桌下握紧了他。

    “周医生……我……”

    医生一脸的遗憾,“叶太太,真是抱歉,化验结果显示为阴性,您并没有怀孕。”

    叶昀的手变得很疼很疼,可他知道这个结果从医生嘴里说出来,有一个人更疼。

    “没有?”向远细长的眼睛眨了眨,仿佛没有完全听懂这句话。

    “是的,您是出现了恶心、呕吐、行动乏力甚至月经停止这样的典型妊娠反应,这在医学上通常叫作假性妊娠,一般出现在压力过大或者求子心态强烈的女性身上。我建议您进行适当的调养和治疗,不过,你们夫妇两人都年轻,并不急于一时啊。”

    医生并没有见过叶骞泽,所以理所当然地把陪同前来的叶昀当成了真命天子。叶昀的脸飞红了,他没有急于辩驳,而是看了向远一眼,向远脸上的红润荡然无存,可是平静得惊人地接受了医生宣告的事实。

    “是吗……那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啊,麻烦您了周医生。”

    向远起身告辞,走得很快,叶昀都要大步才能跟上。

    “向远,别这样,你和大哥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一定会有的。”他只能这么安慰她。

    然而,向远忽然停了下来,叶昀险些撞上了她的背。她退了一步,扶着墙专注地看着孕检中心的方向。叶昀循着她的视线看去,慢慢地,惊讶地微张开嘴—孕检的女人中,竟然有袁绣,而她身边的熟面孔,则是叶昀认识的一个便衣女警。

    这是叶昀第一次得知袁绣有身孕,他知道这对于向远而言意味着什么,于是连带着忽然恨起了那个和他并无关联的女人。可向远站得很稳,只是在远处看着袁绣,很久之后,她回头对叶昀惨然一笑,“没有机会了。”

    一路沉默地回到叶家,向远再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多余的一个表情。进门之后,她没有搭理跟上来问长问短的杨阿姨,直接上了楼,叶昀跟了上去,向远把他推出房间,“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我想休息一下。”

    “你有脾气可以对我发的,我不会生气,真的,向远,你别憋在心里。”叶昀用力抵住门,不让它合拢。

    “我没事,安静一下不行吗?”她的力道与叶昀僵持着。

    “别……”叶昀刚张口,捧着一大盒叶酸的杨阿姨出现在他身后。

    “我是过来人,你听我说,孕妇吃这个好。”她不明就里,还一心把叶酸的盒子往向远的手里塞。

    向远忽然夺过,用尽全力地将整盒东西朝外一扔,“滚,都给我滚!”

    杨阿姨赶紧躲过,吓得不轻,呆了一下,忙不迭地离开。

    “滚!”向远仍旧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别这样。”叶昀上前一步抱住了她。

    “你也一样,滚,让我静一静,就一会儿,行吗?”她的手从门上撤了下来,奋力地推搡着叶昀。

    叶昀紧紧将她搂住,任凭她歇斯底里地挣扎。向远的力气不小,他也怕伤了她,于是不闪躲也不还手,只是抱住,再也不松开。

    向远到底拗不过叶昀,骂不走,打不退,也挣不开,这样的绝望让她顷刻间决堤一般泪流满面。她疯了,她怎么会认为她会有孩子?她都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和叶骞泽睡在一张床上,竟然还编了个梦送给自己,也送了自己一场空欢喜。今生今世,她再不可能拥有任何属于叶骞泽的东西,除了自己的回忆。

    叶昀抚摩着向远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向远靠在他的胸口,流着泪只说了梦呓般的一句话:“原谅我。”

    原谅我。

    谁原谅谁?叶昀不知道这句话从何说起,但他知道自己剜心一样的难受是为了谁。他竟也着了魔似的,在向远的喃喃自语中,用唇去吸吮她脸上的泪滴,从脸颊到眼角,然后是前额,一路战栗,一路蜿蜒,她竟全无抗拒。那时他才知道她的前额是那样烫,烫得像是着了火……

    向远的一场大病竟持续了半月,高烧频发,退了又热,热了又退,整个人昏昏沉沉,连床都起不了,什么事她都不再关心。公司那边已经知道叶家出了事,滕云忽然没了消息,李副总等几个高层时常守在叶家,一筹莫展。而叶骞泽的行踪,更是石沉大海,仿佛活生生的一个人凭空从世上消失了。

    叶昀警局家里都要兼顾,叶秉林来看过几次向远,大儿子的失踪,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就连李副总他们都不忍心再把各类文件往这一家人身上推。

    晚上,叶昀常常守在向远的床前,看着昏睡中的她时而微笑,时而拧眉,时而流泪。他甚至想过,如果她一辈子都醒不来,那也没有什么,他就这样陪她一辈子,到老,到死。

    可是这个愿望也许永远不会实现。半月后,叶昀趴在向远的床沿醒来时,床上已经空空如也,他慌慌张张地去找,杨阿姨却告诉他,“一早起来,说是上班去了。”

    向远的一场病如春梦了无痕,病好了,梦也没了。她依旧忙碌,精明的手腕益发无懈可击,一边打理公司的大小事务,一边寻找叶骞泽的下落。

    其间,滕俊来找过向远一次,追问他堂哥滕云的下落,向远说:“如果你见到了他,麻烦告诉他我也在找他。”

    没过多久,叶昀听说袁绣有一次在医院做完例行检查之后,孩子莫名其妙地没了,据说那个女人疯了一般地哭喊,口口声声都是向远的名字,而向远似是对这件事毫不在意。袁绣是叶骞泽绑架案唯一的直接关联人,到现在都没法摆脱干系,至今仍在警方的掌控之中。

    事实上,从叶昀得知袁绣怀了孩子的事情之后,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那个答案的,但是他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探个究竟,太过明白从来就不是一件好事,他宁愿天真。

    那一天,说好回家吃饭的向远很晚才出现,她说,她去送一个“朋友的爱人”,这个“朋友的爱人”去了遥远的异国,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踏上这片国土。回来的路上,她顺便给自己挑了一款新的手机。

    叶昀犹豫着问她:“大哥已经一个多月下落不明了,附近海域的搜索还用不用进行下去?你知道的,这对人力、物力都是一个相当大的占用。”

    向远端坐着,朝他笑了笑,“叶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句话她说了四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山月不知心底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