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辛夷坞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是都市医剑仙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

    看不见的泥潭

    人活着就像在泥地上行走,太过云淡风轻,回过头就会遗憾什么都没留下……但是心里装的东西太重,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难以自拔。

    “觉不觉得这一幕太熟悉,好像不久前刚发生过?”这熟悉的白,就像是叶家标志性的颜色,医院,医院,这个出来了,那个进去了,像是没有边际,没有尽头。想着叶叔叔和叶太太平时待自己的温厚,向远心中也恻然,他们都是好人,但上天给好人安排的结局却不都是如人所愿的。

    向远原本来医院的目的是来看叶秉林,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叶太太这边的事情一番忙乱,已然是深夜,哪里还好打扰病者。

    “骞泽,你爸爸那边,该怎么告诉他这件事情?”

    叶骞泽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就始终不发一言,向远知道劝也没有,该伤心的还是得伤心,比起安慰他,她想得更多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骞泽把脸埋进了双手里,向远被他抓住的手也触到了他脸上冰凉的肌肤,“我不知道,向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是颠倒的。”

    “还不打算告诉我实情吗?”她察觉到叶骞泽的身子微微一抖,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

    向远目视前方,仿佛自己与自己对话,“当年强奸叶太太的就是他吧。”她甚至没有询问,而是以一种陈述的方式淡淡地说出他无法诉之于口的事实,这个“他”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他终于摆脱了她最看不起的鸵鸟姿势,稍抬起头,震惊地面对她。

    “没什么好惊讶的,这不算是个特别难猜的谜语。是我自己说出来的,算不上你把家丑外扬,你放心。”

    向远的平静让叶骞泽觉得自己苦苦坚守的秘密是那么千疮百孔。

    “但她被……的事,你从哪里听说的?”

    “什么是秘密?只要有一个人知道就不算秘密。窗只开了一条线,其实风已经填满整个房子,同样,你以为只有你知道,其实很多人都以为只有自己知道。我只是想不通,她怎么能面对这个变态那么多年而相安无事?”

    叶骞泽虽然还是有些难以启齿,但已不打算再瞒着向远,他对向远说着自己所知道的,犹如回忆一个噩梦,“其实,当初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被几个人渣……那时我爸爸还在婺源,他跟我阿姨在高中的时候就情投意合,只不过他下了乡,阿姨没有。后来他娶了我妈,生了我和阿昀,这些你都是知道的。那时回城探亲已经放宽了限制,我爸就是探亲的时候知道这件事的,他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在身边,所以才让阿姨发生了这种事。回乡之后,就试着跟我妈说起要返城的事,他没想到我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主动提出了离婚。就这样,我爸娶了阿姨,但是我猜想他并不知道叶秉文是那群人渣之一,我也是在叶秉文用我爸的私章转出了五十万那一次才明白……”

    “你阿姨偷了叶叔叔的私章,是因为要堵叶秉文的嘴吗?”向远问。

    叶骞泽摇头,“我不知道,阿姨她没有说为什么,也没说叶秉文威胁过她。她告诉我,自从嫁给我爸后,只想过平静的生活,所以放弃了再追究叶秉文和另外几个人,但也要叶秉文发誓从此再也不提这件往事,就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能吗?”向远苦笑,然而自欺欺人也许真的会比较好过,“那叶秉文重提旧事是为了什么,钱还是人?”

    叶骞泽再度摇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但他对我阿姨的说辞是因为不满意我爸一直把阿灵关在家里,隐瞒她的病情,他觉得阿灵应该得到正常的治疗。阿灵……阿灵她有可能是他的女儿。”再没有什么比叶骞泽此刻的神情更加无措了。

    “有可能是他女儿?他的父爱来得真是时候。”向远讥讽道。

    叶骞泽克制住自己声音里的轻抖,“因为那天的几个人,阿姨她甚至不知道叶灵是其中哪一个人的孩子,有可能是叶秉文的,也有可能不是。可是知不知道,有意义吗?”

    “当然有,至少她可以名正言顺地爱你,你也可以没有顾忌了。骞泽,别说你对她没有感情,她的病,一半都是因你而起的。”向远一直知道自己是冷漠的,只是先前没有预料到,原来对自己也可以那么残忍。这样有理有据地在他面前娓娓道来,不是出于舍己为人的成全,也不是故作洒脱,而是阐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他们是他们,她不在其中。她和叶骞泽的那几年回忆不是缘起,也不是终结,是故事里的一个番外。

    “我不明白,你阿姨不愿要那个结果,是因为任何一个结果都是过去的罪孽,可你为什么不查个究竟呢?在不知道叶灵身上有可能真正流着叶家的血的那些年里,你又何必一再回避你们的感情?你阿姨的阻挠是理由吗?”向远喃喃自语。

    “不,不是的,向远。”

    叶骞泽说完了这句话,不知想到了什么,竟像是出了神,良久不语。这个问题困扰了向远许久,所以她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一个答案。

    “向远,你很少会掉眼泪吧,可我见过太多的眼泪,太多了。小时候跟我妈一起生活,她是个再要强不过的女人,我爸当年要返城,她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就连离婚也是她提出来的,我爸走了,她就像没事人一样断了联络,连补偿的机会都没有留下。别人都说那是因为她不爱我爸,心里想的是另一个男人。”他看了向远一眼,向远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向云生,莫名地冷笑一声。

    他接着往下说:“在我爸把我接走之前,她很少在我面前提起我爸,连咒骂都没有过。那时我还小,晚上和阿昀都跟着她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她睡过的枕巾常是湿润的,起初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有一次半夜我醒了,看见她用牙紧紧咬着被子在流眼泪,哭得浑身都在抖,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人人都说我爸走了她求之不得,这些眼泪除了她自己,还有谁知道。从那时起,我很怕在夜晚醒过来,很怕看到她痛哭的样子,可是闭上眼睛,感觉到处都是湿答答的,都是眼泪。后来,她让我爸接走了我,但却不肯承认阿昀是叶家的孩子,带着他嫁给了邹瘸子,直到她死,都没让我们回来看一眼。”

    邹家婶婶是向远丧母之后对她照顾最多的一个女人,她在向远的记忆里一直是爽利、能干的。“那你后来有没有跟叶叔叔说起这些?”向远问。

    叶骞泽苦笑,“如果我说起这些,除了让我爸心里更难受之外,还能怎么样呢?先别说可不可能,就算我爸愿意回头,难道一切就能重来?再说,我爸和阿姨再婚后,感情一直很好,我一度以为在我爸和我妈之间至少有一个人是幸福的。阿姨她对我很好,她对谁都好,但是自己却是不快乐的。小时候,阿灵很多病,吃了很多药,难受的时候就哇哇地哭。我爸那时事业刚起步,整天不在家,杨阿姨也还没来,阿姨她一个人照顾阿灵。我经常看见她呆呆地坐在阿灵的床沿,像看一个怪物,到时间该吃药了也不知道。十四岁那年,阿灵发高烧一直退不下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我不放心,放学回家就去看她,没想到正好看到阿姨拿着一个枕头慢慢地捂在阿灵的脸上……”

    听到这里,向远也打了个寒战,但她仿佛可以体会那种绝望而可怜的恶毒,一个噩梦种下的孽种,连是谁的骨血都不知道,不敢也不愿追究,甚至不能触碰,偏偏还是自己的女儿。

    “我吓坏了,什么都没想就把枕头扔开,可是阿姨她居然对我笑,说不用怕,如果她下得了手,叶灵早就死了无数回。然后她又求我不要告诉我爸,当时我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她竟然是个这么可怕的女人,所以我质问她:‘你害怕了?’她对我说,她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只怕我爸爸伤心。那天她离开阿灵的房间,阿灵就醒了过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揪着我的衣袖瑟瑟发抖,我猜她心里什么都知道。长大了几岁,从亲戚的闲言碎语里我才知道阿姨以前的事情,也开始慢慢去理解她,我可以想象,在没有人的时候她一定也流过很多眼泪,就像我妈妈一样……向远,一个人能有多少泪可以流?我怕了这些流泪的眼睛。太偏执的感情和太强烈的悲喜其实都是执念,正是因为放不下,才有了那么多苦痛。”

    向远开始有些明白了,“所以,叶灵的感情也是执念?”

    “从我看见阿姨对她做的那件事情开始,我就尽己所能地照顾她,总要有个人对她好,否则活着就太无望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是对方生活的重心,人心都是肉长的,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话。我常常分不清,我究竟是可怜她,还是喜欢她,可是我的喜欢跟她的感情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阿灵她太依赖我了,她觉得这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她什么都可以为我做,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但是我做不到。这样的感情太绝对,也太过于疯狂,常常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只是一个懦弱的男人,没有什么出息,太重了的感情我背不起,更怕辜负。”

    向远说:“你说你害怕执念,所以希望看得开,可你真的看开了吗?如果你本来就是个放不下感情的人,刻意丢开执念这本身不就是一种执念?就像太固执于正确,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有时我常觉得,人活着就像在泥地上行走,太过云淡风轻,回过头就会遗憾什么都没留下,连个脚印都没有,但是心里装的东西太重,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难以自拔。每当我靠近阿灵,就觉得她身上有双看不见的手在把我往深处拉,拉到一个四周都是阴湿的、没有光的地方。还有叶家现在这个样子,更像一个看不见底的泥潭,一点点没过我的头顶……他们都是我爱的人,我能怎么办?向远,拉我一把好吗?”

    向远缓缓将手指从叶骞泽掌心抽出。

    她说:“骞泽,我不是神。”

    她害怕自己拉不住他,反让自己陷了进去。

    原定于第二天继续讨论温泉度假山庄提案的会议没能如期召开,叶骞泽的秘书说他有事没到公司来。叶秉文也是上班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戴着墨镜,神色阴沉地走进办公室,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敢敲他的办公室门去触霉头。

    向远倒是来得很早,保卫科的两个负责人刚给自己沏了清晨的第一杯茶,还在闲聊着昨日的见闻,就看见她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他们的办公室门口。跟江源处在权力中心的其他管理者不一样,向远平时并不端架子,看上去不像叶秉文那么阴狠,也没有叶骞泽那么礼貌而矜持,甚至不像李副总那么严肃,大多数时候她都是笑脸待人的,比谁都讲道理。但是,江源了解她的人都不知不觉在心里畏她三分。越不轻易动怒、不怎么找麻烦的人,就越容易让人在她面前悠着点,尤其向远又是出了名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作风。

    “早啊,杨科长,吴科长。”

    在向远笑着敲了敲保卫科敞开着的门走进来的时候,杨、吴二人赶紧站了起来,“向主任。”

    她平时从来没有来过保卫科,无事不登三宝殿,一正一副两个科长都有些惴惴不安。

    “没什么事,我去人事部有点事,顺道经过你们这里,想看一下这几天门卫的值班安排表。”

    “啊……没问题没问题。”吴副科长赶紧去找,杨科长则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向主任,没出什么事吧?”他担心保安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还蒙在鼓里。

    “哪有什么事,我就随便看看。”向远这时已经接过了吴科长递来的本月门卫值班安排表,看了几眼,貌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昨天晚上值班的那个小伙子叫滕俊?”

    “是,是滕俊。来我们门卫班一年多了,小伙子平时还算老实,他是不是闯了什么祸?”杨科长总算找到了向远来的目的。

    向远笑了,“杨科长和吴科长平时管理得不错,哪里能闯什么祸。不过你们知道,最近公司下面几个车间的金属零件被盗现象越来越严重,多注意一点也是好的,除了巡夜之外,门口的关卡也要负起责任来。别的没什么事了,两位继续喝茶,这铁观音闻着味道不错。”

    她既然点了滕俊的名,就已经打算好了要请他走人,保卫科的两个科长都是老油条,虽然她没说具体为了什么,但他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不过在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向远心中就微微一怔,不会那么巧吧,她想。然而她毕竟是个谨慎的人,只要有一丝的疑惑,就不会放过,所以告别保卫科之后,向远特意去了一趟人事部。

    人事部主任跟她比较熟悉,她轻易找到了那个叫滕俊的保安的资料,从资料上来看,他今年二十二岁,湖南衡阳人,在边境服过三年的兵役,退伍后就到江源做了保安。

    他跟广利的滕云是什么关系?其实得知滕俊的籍贯之后,向远心中就已经有数了,滕姓在G市并不多见,何况是在江源一个两千多人的企业里面,还同是一个地方的人,说没有关系未免太过牵强。

    叶秉林主管江源的时候,就提倡人性化管理,除了重要的岗位,员工聘用多是优先考虑内部人员的家属,这样做,对于用工队伍的稳定其实是有好处的,不过也造成了公司裙带关系复杂。

    就像现在的江源,隐然已有三个比较大的派系—

    一是本地人,强龙难压地头蛇,G市的本地员工自然是人数最多的一派,多数部门、分公司和车间的中层管理人员还是以本地人为主,但是也正因为占了“主场”的便利,他们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但并不算团结。

    第二是江西人,叶秉林早年在江西插队,更一度在那边结婚生子,所以说,江西就等于他的第二故乡。他事业成功后,安排了不少插队时的乡亲和他们的家属在自家的公司就业,包括向远,都算是江西一派的精英和骄傲。不过向远本人对拉帮结派不但没有兴趣,而且相当排斥,对那些同乡聚会之类的事情,能避则避。她这帮老乡,聪明手巧的人多,学技术快,很多都在基层的技术岗位干活,人数不算多,离乡背井,也算安分守己。

    最后一个派系就是湖南帮,湖南离G市不算太远,一直是南下务工的主流。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湖南籍员工也不断增加,尤其以衡阳一带的农村出来的居多,他们能吃苦,能干活,也团结,在江源这样重工业的生产车间颇受欢迎。李副总就是湖南籍的大学生,十几年来从基层一路高升。除却李副总这样高层的管理人员,大多数湖南籍员工还是以一线的工人居多,他们基本上包揽了江源最苦最重工种的活,收入却不高,尤其跟一些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合同的本地工人相比,他们干一样的活,却领截然不同的工资,加上部门里本地的固定工凭着优势感,一贯懒惰奸猾,仗着小工头的庇护,看不起和故意欺负那帮湖南人的事情向远也有所耳闻。湖南帮对本地帮的不满和矛盾长久以来一直存在,小摩擦不断,大问题虽隐而不发,但犹如埋着个地雷,这也是向远比较担忧的一件事情。

    但是向远的职权只局限在市场经营方面,其他的不好过问。她间接地对叶骞泽谈过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招工手段不太理想,老乡找老乡,亲戚找亲戚,小团伙不利于企业的发展。既然不是国企,还存在所谓的固定工一说,同工不同酬,那么那些本地固定工如不压制,迟早要出问题。

    叶骞泽也知道她说得有道理,但他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尤其江源现在的用工制度长期沿袭,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固定工年轻的都四十多岁了,跟着他父亲叶秉林干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习惯了公司的优待,如果一旦改变他们的待遇,不但伤了老员工的感情,而且他们出去之后也禁不起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不如顺其自然,等他们一个个退休,什么都好办了。

    向远对他的说法虽无语,但也不能再说下去,江源是他们叶家的,她知道叶骞泽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叶叔叔的想法,他们都是重感情的人,也抱着颗仁慈的心。即使向远认为企业不该是这样管理的,可她只能对自己说,江源并不是她的。

    是啊,可惜不是她的。

    之所以对这个“滕”姓如此在意,皆因另一个姓滕的人—滕云,广利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个滕云也是衡阳人,起初不过是个学会计的大专毕业生,被叶秉文亲自招聘到公司,在广利的财务部做一名小出纳,不过这人比较有上进心,工作之后自考了本科,继而在职研究生毕业,注会执照也拿到了手。由于表现出色,滕云很得叶秉文赏识,从出纳成为广利投资公司财务主管、投资主管、副总经理,现在是广利的第二把手,仅位居叶秉文之下。可以说,他是叶秉文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

    向远听说过这个人,对他也下了功夫去留意,滕云这人沉默干练,是个人才,对叶秉文也一直很忠心,不过他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做事也相当有主见。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一两年来他和对他有提拔之恩的叶秉文渐生罅隙,叶秉文对他开始有些恼火,最近一次两人在工作中有分歧,叶秉文当着广利不少人的面指着滕云的鼻子说:“我能够给你今天,也完全可以废了你。”滕云冷笑不语。

    向远对这个段子相当玩味,她心里有数,叶秉文太过专横,喜欢听好话,而滕云却不是一个狗一样的下属。你赞赏一个人聪明有主见的同时必然不能要求他事事顺心听命,就像女人在选择一个优柔的男人时不能指望他遇事快刀斩乱麻。

    “向主任你猜对了,这个滕俊是滕云的堂弟。当时保卫科不缺人,不过广利的滕副总都亲自找了我,还能不放行?”人事部主任说,“说起来滕云也算不错,我当时说过,做门卫辛苦,既然是他堂弟,可以安排个好一点的职位,但当时他说他堂弟就是当过兵,什么都不会,有份工作已经很感谢了。怎么了,这个滕俊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不,没有,小伙子挺不错的,觉得有点面熟才问问。”向远立刻笑着回答。

    他竟然是滕云的堂弟。向远心中的懊恼一闪而过,她得留下他,磅秤室在门卫室对面,也许该调岗位的人是向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山月不知心底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