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 159 我的人你也敢动

159 我的人你也敢动

作者:悠哉依然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我是都市医剑仙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权爷宠婚:娇妻撩人最新章节!

    娇娇,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走了,你不用挂念我,我很高兴,这二十多年来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选择了解脱。

    从我对建国的见死不救开始,这二十三年,我每一个夜晚都在悔恨和噩梦当中醒来,我总是能够看到建国目光含恨的看着我,见到柳叶抱着宝宝满身是血的看着我,清家的惨案,我从一开始就负有责任,如果我当时能够勇敢一点,也许建国就不会那么快死去。

    他不是畏罪自杀,他是绝望,绝望那个政局,绝望那个将他抛弃的政府,我到现在都还在后悔,如果我当时能够坚持为他上访,如果我能够勇敢一点对他们的关心再多一点,也许柳叶就不会死,也许清家还能够留一个血脉,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这辈子注定了会在绝望和悔恨当中过一辈子。

    可是我不能那么的自私,我的前半生因为有了你,所以得到了不少的温暖,是你给了我一个家,给我带来了这辈子最重要的宝贝,我的女儿,可是我却很少有时间陪伴你们,就连晓晓第一次说话,第一次走路,第一次翻身,我都没在你们身边,我想过,等到所有的事情终结之后,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我会补偿你们前半生的亏欠。

    可是呢,我过不了我自己这关,当初柳叶抱着他们的女儿自尽的时候,我去到清家门口,那火染得半边天都红透了,我好像看到她在烈火当中含笑闭上了眼睛,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是已经绝望了。

    本来我应该一辈子被这样的悔恨折磨的,这样才公平,但是我最起码还活着,现在我做了决定,不过晚了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我相信他会让建国的案子重新暴露在世人的眼前,再一次有一个公正的决断,我唯一挂念的事情已经有了着落,我便没有遗憾了,如果有一天建国的案子能够重新审查,那么无论结果如何,都希望你能够烧纸告知我。

    不过唯一觉得亏欠的是对你和晓晓,你这辈子嫁给我,是苦了你了,我没能够做好一个丈夫应该做的,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到现在我连自尽都是那么的自私,可是呢,我知道,你会体谅我,无论如何你都会体谅我。

    对不起,我的妻子,我这一辈子能够遇上你,是我的幸运,也是我唯一的幸运,我希望下辈子能够补偿你,却又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遇上我这样的人了。

    最后,你和晓晓都要好好的活着,我希望你能够代替我看着女儿结婚生子,另外,如果我走后,你能够遇上对你好的人,就不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值得更好的人生,遇到更好的人来疼你照顾你,我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一直保护你。

    萧林,绝笔。

    眼泪不断落在了信纸上,晕开了上面书写字迹的墨水,一点一点的渗透纸张,赵娇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呆呆的盯着手上的信纸,这是萧林最后对她说的话,也是在安慰她。

    萧林这辈子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样的方法去终结自己的生命,赵娇抱着信纸,哭的不能自已。

    萧晓坐在母亲的身边,遗书上的内容她看的清清楚楚,父亲这辈子都挂念自己的好友,她那时候年纪还小,长大之后也没听过父母提起。

    只不过偶然之间听到过,当初父亲的好朋友下狱,通敌叛国,那样的事情在那样的年代,几乎可以算的上是株连九族的事情了,任何人都不敢上前沾边,父亲当时也选择了退避三舍,那时候她才满一岁,为了家庭,从来正义凌然的萧林第一次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好友。

    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友在狱中畏罪自杀,他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在医院里头一口气喘不上来就直接没了,一天之内两个至亲的死去,让他的妻子承受不住,在收敛了丈夫和公公的尸首之后,她一把火点燃了家里头的别墅,抱着当时不满四个月的女儿,就那么葬身火海。

    为了这件事情,萧林一辈子走不出来,一辈子活在愧疚里头。

    她眸中含泪,抱着母亲哭泣,她懂,这是父亲给自己的一个解脱,本来作为女儿应该体谅他,赵娇也明白他的做法,也了解。

    但是她就是难过,她没办法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去而无动于衷。

    父亲的这辈子坦坦荡荡,唯一的愧疚,就是这件事情,到现在,他给了自己一个解脱,算是轻松的走了。

    “晓晓,你爸他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我们应该体谅他,不要难过了,他在天上看着,不会好受。”赵娇收敛了自己的眼泪,抬手给女儿抹开脸上的泪水安慰道。

    萧晓闭着眼睛点头,她明白,都明白也都懂。

    “师母,晓晓,你们都想开点,节哀顺变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师傅的后事怎么处理。”凌队长在一旁说道。

    赵娇点头看向了他,伸手揉着眼睛,“老萧的尸体,是不是还要进行解剖确认死因?”

    萧晓瞪大眼睛,父亲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进行解剖这样残忍的事情,怎么能这样。

    “原本是需要的,但是上头说了,既然监控摄像确定了师傅是自杀的,就没必要进行尸检,还是给师傅留了最后的尊严。”

    赵娇愕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这是少帅的处理决定吗?

    所有死在检查机关的人,都应该经过法医的鉴定确定了死因的,权璟霆为什么会对父亲网开一面。

    “就连遗书也是上头说的,这是师傅留给你们的,不应该被不相干的人看了去,就直接送到你们手上了。”凌队长继续说着。

    他也没想到少帅这样的人会考虑的这么周到,能够照顾到萧林家人的情绪,实属难得了。

    赵娇这才想起来,刚才进来的时候,她看到了权璟霆带着清妤走了出去,权璟霆在得知萧林死亡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警察局。

    她记得今天好像是清妤爷爷的寿宴吧,现在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萧林会相信权璟霆了。

    “那我们是不能能够将老萧的带走了?”赵娇跟着问道。

    凌队长点头,“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师傅的死,是我们警察局的重大损失,就由我们护送他离开这里。”

    赵娇点头,笑着看向了凌队长,“你如果有机会见到少帅的话,帮我同他说声谢谢,既然老萧相信他,那么我也相信他。”

    萧林到死都认为权璟霆会是改变所有事情的人,那么她也会相信丈夫相信的。

    “那么我们准备一下,马上出发。”凌队长张口道。

    师傅的死原本应该保密的,不为其他,他们警局的人都不希望听到有说萧林是畏罪自杀的说法,所以连夜将他的尸体送到殡仪馆,是最好的。

    “警局毕竟也要人留守,老萧生前就不喜欢铺张浪费,现在他走了,想必也希望简简单单的就将事情给办了,就你们几个陪着过去就行了,不用太大的阵仗。”

    “我明白师母,您放心吧。”凌队长点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赵娇更加了解萧林的,夫妻这么多年,她知道萧林心中所想,就算死了,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葬礼大操大办,既然人已经没了,再多的事情也是于事无补的。

    “妈,我们走吧。”萧晓扶着她从鉴定科这边走了出来。

    警局大门口已经停放了一辆房车和一辆警车,警车上头已经放上了黄色的菊花和黑色的纱巾,在夜色下显得十分的阴凉。

    凌队长带着人将萧林的尸首小心翼翼的搬上了车,背后警局大厅门口,满满当当的都是穿着警服的警员,他们都眼眶泛红的看着已经躺在房车上的萧林。

    萧局长,怎么就这么没了呢。

    明明前两天还是好好的,还神采奕奕的陪着他们开座谈会,短短的一个星期,人就已经变成了这样冰凉僵硬的尸骨,何其荒谬。

    “行了,你们都不用看着了,回去上班吧。”凌队长转身看着他们道。

    众人面面相觑,动作统一的取下了头顶的警帽,低头默哀。

    赵娇坐上了前方的轿车,和萧晓已经坐在后座,开车的警员看了她们母女一眼,于心不忍,最后还是伸手将警笛打开,闪烁着警灯开出了警察厅大院。

    门口的苏云几乎是在见到车上的菊花和闪烁的警灯的时候,一愣,最后瘫软在了地上,不过两米的距离,带着萧林尸首的警车就那么从她身边开了过去。

    恍惚间她好像闻到了汽车发动机里头出来的汽油的味道,还有车子碾过马路上,飞扬起来的尘土的味道。

    清衍从反光镜内见到了人倒下的场景,急忙下车将人抱了起来,苏云意识模糊不清,眼睛半合半开,他于心不忍,将人抱起来放到了车上。

    萧林的死,苏云这么接受不了,也证明了她心里的执拗,在她心里,萧林的死,是和她自己有一定关系的,所以才这么的想不开。

    才不过从医院出来几天的时间,身上的伤都还没好利索了,手上还打着石膏,想必这些天她为了萧林的案子也是连轴转,几天都没能够好好的休息了,还是先将人送到医院去吧,其余的,等到天亮之后再说。

    清衍开着车准备将人送到医院去,车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斜眼看了眼,见到了清建业的名字跳动在上头。

    估摸着这会儿,应该到了差不多最后一个流程了,大合照。

    他收回目光,继续开车平视前方,丝毫没有要接听电话的意思,车座上的手机十分的有耐心,响了差不多之后才挂断了。

    后面的苏云意识模模糊糊的,耳朵边就听到了手机在不断响起的声音,一点点的厮磨人的耳朵,像是钻孔一样的磨着她的脑袋。

    ......

    这边的清建业听着手机一直响动却没有人接听的动静,眉头越来越紧蹙,最后几乎是已经快能够夹死一只苍蝇了,他收了手机,低头沉思。

    清妤和少帅先走了,这清衍这会儿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清妤也就算了,她的性子原本就不受他们控制,毕竟也不是清家的人,但是清衍不一样,他从来不会这样有失体统的。

    明知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这样的场合,他不会什么都不管的就直接离开的。

    苏平邦站在不远处看着准备合照的老爷子,先是清家人,后来才是所有的宾客一起,可是这会儿倒是十分的有趣了,权璟霆带着清妤率先离开了,就连清衍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这些孩子都这么不管不顾的吗。

    “市长,我有事情要同你说。”苏平邦的秘书走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

    “什么事?”

    秘书看了看四周,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于是附耳小声的说了句,“萧林自杀了,这会儿人已经从警察局往殡仪馆送过去了。”

    同样的那边罗浮已经走向了清建业,苏云已经被人带走了,他们这边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萧林自杀了。

    “老板,萧林自杀了,还有苏云也被带走了。”

    清建业转身,眸中没有惊奇或者是震惊,好像萧林的死他一点都不惊讶,男人眉头紧蹙,这节骨眼上,清衍和权璟霆都走了,是怎么回事。

    “苏云是谁带走的?”

    这个才是关键的,萧林自杀的档口,这苏云就被人给抢走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关联。

    “还在查,根据我们现场没有被毁掉的一个监控探头来看,这些人是帝京的安保公司过来的,应该是受了什么委托过去抢人。”

    所以是有预谋的,不过背后的人是谁,能够找到苏云的下落,萧林的案子根据他们的所知,是不应该有其他的人插手的,在查的也就只有苏云一个人,这会儿苏云被救走了。

    难不成是赵娇?

    “萧林那边呢?尸体这会儿在哪儿?有什么人去看过了?”

    “没有人去见过,尸体直接从检察院送到了警局的鉴定科去尸检,这会儿萧家母女已经将萧林的尸体接到殡仪馆去了,估计今晚就会火化了,一直到现在为止没有见到任何人去见过萧林。”

    清建业缓慢的点了点头,“让人盯着赵娇母女,势必要将萧林手上的东西都找出来。”

    萧林已经死了,他们要的东西却现在都还没有下落,肯定是落在了赵娇的手上,她是萧林的妻子,肯定是要帮萧林报仇的。

    怕就怕萧家家人气急攻心,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来。

    “那如果没在赵娇的手上呢?”

    按照萧林的性格,那些东西放在自己的手上都能够引来无妄之灾,已经决定了自杀,肯定会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因为他心里是及其想要将清建业和苏平邦绳之于法的,所以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但是现在赵娇可以说是自身难保了。

    再加上萧林肯定不会愿意自己的妻女暴露在危险当中,所以这文件,估计不会交给赵娇。

    “如果没在,想办法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东西必须找到了。”

    秘书点头,这地方也不好详细说明情况,他还必须要继续追查是谁带走了苏云,如果是赵娇倒是也罢了,最怕的是别的势力介入了这件事情,让他们不好做人。

    “过去准备拍照了,少帅和清妤已经回来了。”张雪走过来,身上的貂裘披肩十分的贵气。

    清建业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到了站在老爷子身边的权璟霆和清妤,看着男人的样子,他眼眸微眯。

    “清衍呢?”

    “不知道去哪儿了,我给他打电话也没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分轻重的人,应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她去处理的吧。”

    “但愿如此。”清建业回了句,跟着提起脚步往老爷子那边走过去。

    张雪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心里头焦急,清衍到底跑哪儿去了,这样的场合怎么能够瞎跑呢,这要是让爷爷生气了可怎么办。

    老爷子一身红色唐装坐在沙发边上,身边权璟霆同他说了几句话,脸上的表情很是喜悦,看得出来他很高兴的样子。

    “爸,我们过去拍照吧。”清建业走到老爷子身边伸手将他扶起来。

    权璟霆起身的时候将女人拉起来,双手交握站在一块跟着老爷子走了过去,老爷子精神倒是不错,一步一步的往大厅中央的位置过去。

    “清衍呢?跑哪儿去了?”

    几乎是所有人都站齐了,老爷子这才发现,自己孙子不见了。

    权璟霆拉着清妤站在最边上的位置,听了老爷子的话环顾四周才发现,这清衍是真的不见了。

    “公司临时有事情,他过去处理了。”清建业张口解释。

    “对对,他马上就赶回来。”张雪跟着说道。

    老爷子脸色一冷,看得出来是有些不高兴了,权璟霆和清妤站在一旁,两人面色疏离,倒是丝毫没顾及这边人的情绪。

    “璟霆往这边过来一点。”张雪站在前方有板有眼的指挥,俨然一副长辈丈母娘的模样。

    清妤挑眉,这还是第一次从权家以外的人口中听到了有人直接叫权璟霆的名字的,果然,老爷子的脸色变了变,今晚上连他都还是叫了权璟霆一声少帅的,这张雪变得这么快。

    按理来说这小辈的称呼原本就是应该按照他们长辈的意思去叫的,但是这权璟霆的身份摆在这儿,而且,老爷子看得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权璟霆对清妤感情是十分深厚一样,但是却并没有爱屋及乌的同清家人亲近一些,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却又比陌生亲近一些。

    估计是因为上次权璟霆第一次来清家,他们对清妤的态度严厉了些,导致了权璟霆的变化。

    前方摄影师对准一家人转动了镜头,男人手臂拥着清妤的腰际,面色冷硬的看着镜头,他这样的人,适不适合拍照,他也不喜欢拍照。

    今晚上来的还有清家的一些旁系亲戚,自然是要和老爷子一块拍张照片的。

    林枫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站在清家人旁边的样子,总觉得这两人站在中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和周遭人笑脸吟吟的样子不一样。

    摄影师动作倒是挺麻利的,按下快门之后对着大家比了个手势。

    权璟霆拉着清妤离开这边的台面,林枫迎上去,“少帅,是要走了吗?”

    男人伸手扯了扯领带,这一晚上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素来不喜欢喧闹的地方,也不喜欢太多的女人扎堆的地方,就算有了清妤这习惯也是一样的没有变化的。

    “乖乖在这儿等我,我去洗手间。”男人摸摸清妤的脸吩咐道。

    她点头乖乖的去了一边等着权璟霆,背靠罗马柱看着那边清家旁系的亲戚堆满笑容的和老爷子一个一个拍照的样子,清妤莫名的想到了一个词,溜须拍马。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恍惚间感受到了一个黑影过来,她脚尖轻点,转过去,一个盘子落在了地上,碎裂开来,盘子里头的蛋糕掉在地上,黏糊糊的奶油染在了棕色的地毯上。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苏叶走过来,话里却丝毫没有道歉的诚意在里头。

    清妤看着她,嘴角扯了扯,“你这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她的动作敏捷,估计这会儿这盘子是重重的磕在她脸上的,还不是故意的,这盘子莫不是自己飞过来的。

    “不好意思,我手一滑,怎么知道它就自己飞过去了。”苏叶扭着脸说。

    这清妤的反应未免也太快了些,动作快到她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躲过去了,否则的话这盘子是应该重重的砸在她脸上的。

    对面的一群女人老远的看着这边的动静,原本凝固的呼吸松开,这苏叶什么手法,不是说一定能够打中的吗。

    “白痴。”她们中央的福莱哼了声。

    这苏叶到这会都还没有放弃,真的是个白痴,清妤这脸要真的动过,估计刚才就已经歪了,也就这人还这么的执着,想出这个白痴一样的办法。

    “既然你不是故意的,那我原谅你。”清妤看着她,眼中闪过不屑。

    苏叶一晚上到底是在折腾什么她不想知道,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苏叶从前就一直死盯着她不放,到现在更加是变本加厉,只要两人同屏出现,她不折腾点什么事情出来是对不住自己的。

    看到她不屑一顾的样子,苏叶暗中哼了声,转头看了眼自己旁边跟着一起过来的女人,这女人收到她的眼神示意,上前一步凑到了清妤的面前,深吸一口气之后看着清妤的脸闭着眼睛挥起了拳头。

    只要这拳打出去,如果清妤的鼻子能够变形,那么也就不亏。

    这样美丽的脸,就算毁了,会惋惜的也只是那些男人而已,她们是乐的看到这样的场景的。

    她冷冷的看着女人扬起的手臂,苏叶对面的一群女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等待拳头落下之后的情况是什么,是不是真的如同苏叶说的一样会变形。

    莫名的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在里头呢。

    “啊!”

    “啪!”

    意料当中的惨叫声出现了,不过却不是清妤叫出来的,女人站在原地,完好无损的样子,清妤冷眼看着对面的那女人抱着手腕惨叫。

    地面上,一只银白色的打火机滑过地面落在了地毯上,打火机上刻着特殊的图腾纹路,一眼便看的出来奢华程度,这样的打火机,是特定的人才能够使用的。

    苏叶被吓了一跳,刚才是这个打火机打中了媛媛的手腕的,那么扔出来的人是。

    “我的手好疼!”苏叶旁边的女孩子抱着手腕蹲在了地上,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上的礼服。

    清妤背后,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的走过来,肩宽腰窄,完美的黄金比例,男人走到清妤身边站定,目光在她身上打量过后确定了她没什么问题,居高临下的看向了地面上的女人。

    权璟霆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满是冰霜,嘴角扯出了戾气的弧度,精致的眉眼微眯,“再有下次,可就不光光是你的手废了。”

    苏叶听着男人的话语,礼服后裸露在外的背上感受到了一丝冷意,她头皮发麻的不敢看对面的男人,这会儿表哥也不在,要是真的惹怒了权璟霆,没人帮她。

    准备看笑话的那群女人被突然出现的男人吓得愣在原地,长相俊美,可是性格确实邪肆无比的权璟霆,是真的不会顾及任何人的颜面的,暗夜阎罗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这会儿蹲在地上叫唤的女孩子的下场让她们后背一凉,如果她真的打中清妤了,可就不是手的问题了,估计会更加的惨,有种连命都会丢掉的感觉。

    男人单手放在裤兜里头,目光懒懒的扫过了对面的一众女人后收回,黑眸当中蕴涵的风暴几乎是毁灭性的,薄唇扯出凉薄的弧度,笑的如同魔鬼降临一般。

    苏叶顶着发麻的头皮上前,好歹她姐姐是苏珂,是权璟霆未来的大嫂,她表哥是容业,无论如何,权璟霆应该不会动她。

    “少帅,媛媛是因为听到了一个传言,说清妤长得这么好看是整容了的,所以才想试试她的脸是不是原装的,才准备捏捏看的。”

    这算是强行组合起来的言辞了,被这样漫不经心却是暗藏杀机的目光盯着,谁都不会好受的。

    “我的人,是你能碰的?”男人语调上扬,带着肆意的冷然。

    苏叶如临大敌,头顶好像被一团厚重浓郁的黑气压住,不敢再说一句话。

    林枫挑眉,清小姐整容,这话真的是稀奇的,长得好看的什么时候都成整容货了?

    这苏叶的想象力是真的丰富,清小姐这张脸他们是做过调查的,绝对的原装,没有动过,否则的话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是查的一无所获的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正在和老爷子祝寿拍照的宾客,毕竟大厅里头冷不丁的有这种气势的出现,谁都会感到后背一凉,温暖的房间里头突然闪现的彻骨冷意,那么的清晰可怕。

    苏平邦和苏珂齐齐抬头就见到了站在权璟霆面前脸色惨白的苏叶,这丫头是不是又做什么蠢事了,两人齐齐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清妤从来讨厌被当做众矢之的,这会儿已经有很多人的注意力放了过来,她叹了口气,在男人身上的气势更加浓郁之前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指扯了扯。

    男人低头,撞进了一双宛如湖面般平静的眸子,干净纯粹。

    “我饿了。”清妤懒洋洋的说了句。

    和这样的人对峙,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况且那边的人都要过来了,这折腾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她已经懒得动了。

    男人看着她的样子,原本身上那股阴郁的戾气忽然化开,如同绽放的花海那样的回暖冬季。

    “饿了?想吃什么?”男人拉着她的手转身。

    林枫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火机,已经碰过女人手臂的东西,少帅是不会要的。

    苏珂看着两人走出了客厅,踩着高跟鞋去到了呆若木鸡的苏叶身边,宴会都快结束了,这丫头还能闹出事情来。

    “你折腾什么了?”

    能把权璟霆变成那样。

    苏叶目光呆滞的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同样的蹲在地上的女孩子也是一样的,眼神已经呈放空状态了,好像刚刚经历了什么及其可怕的事情那样。

    “出什么事情了?”苏平邦看着被下傻的两个女孩子问道。

    苏叶指尖颤抖,忽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的,被那样的男人盯上,如同看到了地狱敞开的大门那样,丝毫动弹不得,手和脚都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原来她当初喜欢的人,是这么的可怕。

    苏珂也知道她是被吓到了,上前一步搀着她的手臂往前走,“先回去再说。”

    能被吓成这样,就不要轻易招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悠哉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哉依然并收藏权爷宠婚:娇妻撩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