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三百一十一 算计被算计(二更)

第三百一十一 算计被算计(二更)

作者:花逸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是都市医剑仙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嫡女悍妃最新章节!

    夜色渐深,漆黑如墨。

    王氏因着白日里有些疲倦,今日便早早的躺下,可不知为何,竟被噩梦惊醒,仔细查看,发现身上的衣衫已然被汗渍打湿。

    刚要开口唤人,便见贞儿脚步匆匆的跑来,神色间皆是焦急。

    “发生了何事?”许是因为刚刚的噩梦,王氏心有余悸,此时的面色是明显的不悦。

    “夫人,不好了,馨姨娘出事了,二爷让你过去。”贞儿顾不得其他,忙出声禀告。

    王氏闻言,心中咯噔一下,难不成…….

    “怎么回事?你好好说,那贱人白日里不还在我面前好好的吗?”王氏声音里也染上几分急切,斥责地开口。

    虽嘴上这么说,但已经起身将自己的衣衫整理好。

    “具体奴婢也不得而知,只知道此时的馨园已经乱成一团,其他房里的人都已经过去了。”顾不得其他,贞儿简单地为王氏梳理了一个发髻,出声道。

    “走,过去看看。”

    两人加快脚下的步伐,往馨园走去。

    待她们到了馨园,便见大房和四房的人已经在站在那里,而宁琪正在焦急的踱步,一旁的梅姨娘细声细语开口安慰。

    “二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氏顾不得其他,忙出声道。

    “你个毒妇,你还问怎么回事?都是你,是你,对不对?”宁琪一见到王氏,立即如暴跳的狮子,猛地冲着王氏而来。

    若不是身后有贞儿扶着,王氏怕是要摔倒。

    “二爷,冤枉啊,今日我早早便睡下,怎么会同我有关,我什么都没有做。”王氏强自稳定了心神,否定地出声。

    “你还说,你,给我过来,告诉她,这到底怎么回事?”宁琪脸上沉怒,指着正在低声哭泣的桃香,开口。

    “是。”桃香擦了擦眼泪,随即走到王氏身边,小心翼翼地出声:“今日我同姨娘去了夫人那里,领了百善丸,夫人担心孩子,回来没对久,便吞服了下去。

    可谁知,在一个时辰前,便一下子昏迷了过去。奴婢连忙小厮吩咐人找大夫,现在正在里面医治。

    说起此事,还多亏了大小姐,小厮回来说,刚出馨园,便正巧遇到回春堂的赵大夫给大小姐看诊结束,特意求了大小姐说情,才将赵大夫请来。

    若不然,此事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边说似是想起了那惊险的画面,桃香有呜呜的哽咽起来。

    王氏一听此事同宁墨还有关系,不知为何心跳不自觉地加快起来,一种不安的感觉充斥这整个大脑。

    似是在幽幽作响。

    王氏眼神不自觉的扫向在徐氏身边的宁墨,待看到她嘴角那似有若无的笑时,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

    “这百善丸并不是我自己所研制,功能药效有目共睹,再说,之前是二爷让馨姨娘过去拿,又怎么会有问题。”王氏言词反问道。

    “这百善丸是没有问题,但你王氏有问题,谁知道你会不会,在那里面放些其他的东西。”宁琪冷哼一声,一点不客气的斥责。

    “二爷,你我夫妻这么多年,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不说别的,便是灵儿,我又何曾亏待她,你怎么能如此冤枉我。”王氏虽已经对宁琪不报任何的希望,但听到她如此的说,还是难免心寒,声音哽咽,倒也确实是有感而发,真情流露。

    “是啊,二爷,夫人说的是,这么些年,夫人对我和灵儿照顾有加,夫人是个好母亲,若非如此,丹小姐同烨少爷又怎么会在功课上有如此高的成就。”一旁的梅姨娘一把拉住宁琪,出声劝说道。

    梅姨娘不提起宁丹还好,一提宁丹,宁琪刚要压下的火气又蹭的一下蹿出来,但碍于这么些人在场,到底没有圣上寿宴的事,大声道:“够了,等会看大夫怎么说,若是真的同你有关,我绝不轻饶。”

    声音如寒冰刺骨,不带任何的感情。

    话落,便有焦急的看向馨姨娘所在的房间。

    他本来是在里面同大夫在一起,可因着太过焦急,总是止不住地问东问西,便被赵大夫给赶出来了,只留了两个嬷嬷,和丫鬟。

    王氏不可置信地看着宁琪的一系列反应及动作,他这么会如此的想她,这么些年,即使没有功劳,但她对宁琪和孩子的心最是真心实意。

    他凭什么污蔑她。

    那白善丸得之不易,若不是他宁琪开口,她怎么会给那个贱人。

    王氏的身子被宁琪的话气的止不住地发抖,她刚要准备反驳,却被身边的贞儿拉了回来,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话开口:“夫人,切莫着了别人的道,一定要先冷静下来。”

    说完,重重的握了握她的手。

    王氏闻言,紧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但那身子仍然呈紧绷状态。

    吱呀一声。

    馨姨娘身边的嬷嬷陪着赵大夫出来。

    宁琪见此,忙两步迈三步的凑了上去,焦急地开口询问:“大夫,怎么样了。”

    “总算是醒了过来,勉强将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但日后断不要如此了,再有下一次,这孩子十之八九便是活不了的。”赵大夫作势擦了擦头上的薄汗,意有所指地开口。

    宁琪闻言松了一口气,但听着他话里的弦外之音,想起了桃香的禀告,语气冷了下来,出声:“大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大夫有时间,不防我们一同前去正厅,将此事说的明明白白。”

    赵大夫轻叹一声,稍稍沉默,随即道:“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了避免日后的争端伤及幼儿,我便同你去一趟。

    原本我一个大夫,并不想参与是非中,权当做善事了。”

    “多谢大夫,请。”宁琪有礼的开口,随后又看向徐氏同蒋氏道:“大嫂,四弟妹,都是我院中之事,让你们看笑话了。

    但到底我们是一家人,还请你们一同前去,为我作证。”

    徐氏和蒋氏对视一眼,均点了点头。

    正厅。

    待人都到齐后,便听宁琪对着赵大夫道:“大夫,有劳了。”

    赵大夫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随即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精巧的香囊和一个黄色的瓷瓶。

    在场的人均面露疑惑,除了王氏和梅姨娘母女。

    而后便听到赵大夫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这个黄色瓷瓶里之前装的便是百善丸,此药丸却是对怀孕的女子有好处,通常情况下,前三个月脉象不稳,但若服下此药丸,便可稳定胎儿。

    我已经刚刚检查过了,此药丸是没有任何问题。

    有问题的是旁边的香囊。”

    赵大夫话落,在场的人皆屏息凝神,一个个瞧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将香囊划开一个口子,映入眼帘的便是褐色的药草。

    紧接着便听他道:“此药材名为息宁,用睡眠有极大的辅助作用,使人的精神平和,缓解疲劳。但此药晾晒前曾被一种药物浸泡。

    确切地说不是一种药物,是一种多种药物混合而成的药汁,其药汁的目的,便是会令孕妇肚中的胎儿胎死腹中,而且事后很难查出是何原因造成。

    今日馨姨娘之所有晕倒,便是百善丸同她这个香囊中的药汁发生抵触,产生相斥。”

    他的话一出,正厅内鸦雀无声,似是针掉到地下的声音都能听到。

    宁琪才震惊中率先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都开口:“大夫的意思,是馨姨娘之所以晕倒,便是因为这香囊?”

    赵大夫点了点头,随即开口:“确实这样,原本这香囊若不是同百善丸相冲,怕是很本无法被发现出来。

    其实,今日能纰漏出来也算是件好事,若是长期佩戴那香囊,怕是再服用多少灵丹妙药都药石无医。

    到那时,即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胎儿胎死腹中,便是对大人也是不利的。”

    “我明白了,今日多谢大夫,还请您前去为馨姨娘开药,我定当支付双倍药钱,刘礼,你先送大夫出去。”宁琪声音低沉地吩咐。

    “是。”

    等到他们二人的身影走远,便见他将目光放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那双素日里,谦虚有礼的眸子,此时却极其的阴鸷。

    “说吧,是谁做的。”宁琪声音森寒的开口。

    话落,便见宁灵小心翼翼地走到他面前,扑通跪倒在地,声音抽泣的出声:“爹爹,那个香囊是我送给馨姨娘的,但我真的不知道那里面什么药汁。

    那日,我的香囊无意间被母亲所看到,她称赞我的针法好,又对我说,爹爹为了馨姨娘的身体担忧,建议我在香囊中弄些安神养气血的药材,送给馨姨娘。

    这样便可以使得爹爹少操心些。

    灵儿回去再三思量,又去问了大夫,才将息宁放进去缝制,而后送给了馨姨娘。

    还求爹爹明鉴,灵儿真的没有害馨姨娘,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宁灵语气急切的开口,但那眼神里却是异常的清澈。

    任谁见了,下意识都会相信她的话。

    “是吗?”宁琪脸上看不清喜怒地开口。

    随即将那阴冷地眸光放在王氏身上,出声:“是你向灵儿提议让其给馨姨娘绣香囊?”

    因着王氏作为嫡母,宁灵口中一直称呼为母亲。

    王氏被宁琪这么看着,到底有些心虚,强装镇定地出声:“确实是妾身,让灵儿所绣。

    这些日子里,妾身亲眼看着二爷为馨姨娘的孩子担忧。

    于心不忍,便想到了此方法,虽也许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但多多少少使得馨姨娘休息舒适。

    可我却不知道,她竟然会在那息宁中浸泡药汁,这孩子,怕是馨姨娘生出来弟弟或者妹妹,分了她的恩宠,才一时小孩子心性。

    既如此,索性馨姨娘也无大碍,还望二爷从轻发落。”

    王氏声音缓缓开口,话里话外,在没有十分确切的证据下,已经给宁灵定了罪。

    宁墨不着痕迹地瞧着王氏模样,听着她口中的说辞,心中冷笑,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地笑意。

    她该说着王氏是聪明还是愚蠢。

    在这般的情景下,竟然明目张胆的推卸到宁灵身上,倒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既视感。

    若是她直接强词否认,怕是宁琪会再三思索,但正是她这幅急切的模样,使得宁琪往她身上想。

    不得不说,自从发生了宁丹的事情,再加之馨姨娘的日益受宠。

    王氏已经做不住了。

    她急需将馨姨娘除掉,最好拉着梅姨娘一起,这样,才能保证她在二房的地位。

    “夫人,您请慎言,此事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不得而知,您便将责任推给灵儿身上,未免有些太过着急。”梅姨娘向前走了两步,声音平稳的开口。

    但那语气的却是不容反驳之势。

    有一种便是如此,所看似无害,但却极其带有震慑力。

    “梅姨娘,我知道你们母女情深,你一味的袒护灵儿是应该的,但你别忘了,馨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二爷的孩子。

    也等同于我的孩子,灵儿年龄小,不懂事,你这个生母,可不能如此做,你这样并不是爱护她,反而是害了她。”

    王氏痛心疾首地开口,一副心痛不已的模样。

    “母亲,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自小,我便对母亲百依百顺,听从母亲的话,难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母亲你心里没有数吗?可是你为何要如何污蔑我,我真的是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

    宁灵的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但那脸上却满是倔强。

    “灵儿,我知道,你怕馨姨娘生出来的孩子分走二爷对你的宠爱,但你这是不对的,我不知道,私底下,你姨娘是如何教导你的,但那可是一条人命。

    还望你,不要巧言善辩,你若将事实说出来,我同你父亲一定会给你个机会,而且这里都是自家人,不会将你的事迹传出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氏徐徐善诱地开口,言语间都是对宁灵的控诉。

    梅姨娘刚想极力反驳,便听到门口处传来一道响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重生之嫡女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花逸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逸安并收藏重生之嫡女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