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檀郎 > 167.偷袭(上)

167.偷袭(上)

作者:海青拿天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com,最快更新檀郎最新章节!

    这五十余艘船虽然都是大船, 但满打满算也只能带上一万人。商议之下,黄遨决定兵分两路。他和四王带兵偷袭邺城,二王和三王则留在冀州接应。

    黄遨不似一般草莽匪类, 只知一窝蜂涌上去打乱仗。此番出来的一万人,如朝廷水军一般, 分前锋,中军和后军。前锋据说由四王所率, 十船两千余人,皆是精锐。他们首先冲入城中,将紧邻渡口的南门控制, 并肃清城内残余官兵。黄遨所部中军约六千人紧随其后, 却并非参与打杀,而是往各处仓库洗劫。黄遨严令众人不得各行其是,仓库中的物什, 粮草最为优先,衣物其次,钱财最次,并设监督官,如有违反者, 可当场处决。至于剩下的人,便是后军,除留守在船上望风之外, 还要往四处搜集可用船只, 无论大小都抢过来。

    黄遨不愧是做过水军都督的, 这伙人虽然仍脱不开乌合之众的习气,但开起船来,却颇有章法。夜里目视困难,水情不明,一个不小心就会生出碰撞或掉队之事,就算是最训练有素的水军,要操纵五十余艘大船夜航也是要十分谨慎。而看这些人行船,却全然不必朝廷的水军差。因得要夜袭,船只之间并不以鼓声为号,只凭各船上的令旗相通,在河上摆开阵形,依次排作长龙,毫无乱象。

    我看着,心底不禁想,这黄遨确是个能人,怪不得前任邺城都督高奎会死在他的手上。夸奖片刻,又觉得此人须得快点除去,不然万一与公子在水上对阵,必是个□□烦。

    我转头,看了看船庐那边,心里谋划着动手的时机。我运气不错,跟黄遨待在了同一条船上,不必操心上哪里找他的问题。只是此时刚刚启程,黄遨与一众贼首在船庐里议事,门关着,将我和石越这些小兵挡在了外面。黄遨虽然对人没什么架子,不过身边的守卫不算少,又带着一群人议事,想要在这般处境下动手解决他再全身而退,并不现实。唯有等战事打起周遭生乱的时候,方可浑水摸鱼。

    此去邺城还远,船上的人依照吩咐,轮流歇息。我靠在船舷上,一边眯着眼一边想事,忽而听到旁边的石越与汪明聊起天来。

    “……也不知天亮之前能不能到邺城。”

    “能。你看这风向,吹的是西风,大王方才下令张帆,能快上一倍。”

    “夜里张帆?啧啧,大王真是大胆。”

    “大王可是行家。先前在大陆泽上,我等专挑夜里练了许多回,早惯熟了。”

    “此番要是能打下邺城,啧啧……”石越伸个懒腰,声音里无限憧憬,“雒阳可就在不远了,听说雒阳皇宫里的屋子都是黄金做的房梁,也不知是真是假。”

    “皇宫?”汪明笑了笑,“就算打下了邺城,我们也不会去雒阳。”

    “不去雒阳?”石越讶然,“那去何处?”

    “我也不知。不过或许会去豫州。”

    “豫州?”

    “方才我等上船前见到的那几人,你可知道是何来头?”汪明压低声音,“他们可是明光道的人……”

    我听着,一怔,不禁竖起耳朵。

    “明光道?”石越道,“不就是那装神弄鬼的……”

    “甚装神弄鬼,明光道拥护的是前朝真龙,与我们大王算得同出一脉。”

    石越道:“莫非大王要归附?”

    “那倒不会。大王既已称王,岂有归附别人之理。先前大王和他们议事的时候,我不在边上,不过我估摸着大王成事之后或许要借道兖州回冀州去,明光道如今在兖州也甚为势大,恐怕须得他们帮上一把。”

    我听着,明白过来。这般说来,倒是合情合理。黄遨打邺城是为了粮草和军需,劫了之后,往回走难免要遇到公子或者朝廷兵马的阻截,故而须得借道往别处。兖州紧邻司州和冀州,邺城的漕路亦可经运河往兖州。而到了兖州之后,亦可经由兖州的水道,安然退回冀州去。

    此举若成,可将黄遨的困境一击而破。

    邺城的粮草军需,可支撑黄遨的人马得到至少半年以上的喘息之机,并像从前一般流窜各地与官军周旋。而此长彼消,皇帝失了邺城,大军便要断粮,不出数日就只好撤军。这般好事,可谓一本万利。蒋亢既是明光道的人,那么此时来见黄遨,便是来谈价钱的。

    不过这交易注定要落空。

    我和公子在商议之时,便也已经将兖州的水道考虑在内。黄遨一旦到了邺城,各处水道都会被公子切断,他不会有机会去兖州。

    “去兖州?”石越却似乎十分不解,“我等都打到了邺城,为何不再打去雒阳?”

    “去雒阳?”汪明嗤道,“我等区区两万人,哪能占住雒阳?”

    “那有甚不可,”石越道,“官军都是蠢货,有甚可怕,大王去了雒阳,皇帝就换大王坐了。”

    汪明笑起来,无奈叹口气:“二王三王也是这般想,先前还与大王争执了起来。”

    “哦?”石越道,“后来呢?”

    “自是还听大王的。可知大王为何让二王和三王留在了冀州?便是怕他心思太多要坏事。”

    “原来是这样?”石越有些惊诧,“可我方才看他们与大王颇融洽。”

    “看着如此罢了。”汪明,将声音压得更低,“不瞒你说,二王三王四王其实都差不多,莫看他们面上和气,背地里与大王唱反调可不少。唉,也就是大王能容人。你看这许多大捷,哪个不是大王亲力亲为打下的,他们倒好,只想着躲在后面分肉吃。你莫看四王这次跟在了大王这边做前锋,他也不过是眼红邺城里的物什,想亲自下手,好分多些。”

    “是么……”石越应道,似颇为失望。

    汪明道:“不说他们了,还是说你。怎么?你想去雒阳?”

    石越道:“嗯。”

    “去做甚?”

    “去做大官。”石越说,“我父母就是被郡中的狗官害死的,待我做了大官,我便可回去把他们都杀了,教他们也尝尝那滋味。”

    汪明没再说话,未几,拍了拍他的肩头。

    漕船张帆夜航,走得甚快。黎明之际,我在睡梦里听到旁边的人一阵嘈杂,心中警醒,一下睁开眼。

    邺城的城墙以坚固高耸闻名,在数十里外就能望见。晨光之中,河面和岸上,都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浆划在水上的声音与河流的水声融作一体,无人大声说话,似唯恐引人发觉。

    只见天边交界之处凸着一个点,仔细分辨,正是城墙的模样。

    船上的人早已行动起来,打开船舱,里面尽是攻城的用具和兵器。先前高奎被黄遨所杀的时候,据说同时被抢走了大批兵器,我将石越递给我的刀看了看,果然是官府打造。

    “你莫怕。”石越对我说,“我等与大王在一条船上,不会有甚危险。”

    我看了看他紧紧握着刀柄的手,笑笑:“知道知道。”

    天空渐渐放亮,东边的晨星被初升的阳光吞没,隐匿不见。船队在水上平稳地驶向邺城,渐渐逼近。

    黄遨并不想去得太早。

    这些船上都有官旗,可以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河道上,自然也能大摇大摆地开到邺城渡口前。只消等到邺城像平日一样开门,这些漕船靠了岸,便可不必费劲赚开城门直接攻进去。

    待得再靠近些,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动静,转头看去,只见黄遨穿起了全副铠甲,在左右的簇拥下来到船首,威风凛凛。

    众人见得他来,更加振奋,紧盯着在晨雾中渐渐清晰的邺城。从这边看去,能望见前锋的船已经在渡口停靠。

    “这岸上怎这般冷清?”汪明忽而看着远处的岸上,低声道,“这般时辰,当时热闹了才是。”

    石越也露出些疑惑之色,片刻,道:“许是邺城都督带走了大部官兵船只,故而……”

    “大王!”这时,一个传令兵从楼船的最高处跑下来,禀道,“前方以旗号禀报,邺城的城门未开!”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黄遨眉头微皱,片刻,转向卢信。

    “掌事以为如何?”他问。

    卢信有些神色不定,道:“恐怕是因桓皙带走了许多人马,崔容人手不足,封闭城门以防万一。”

    黄遨沉吟,少顷,道:“传令下去,命前锋收兵,莫停留,往兖州去。”

    那传令兵答应而去。

    众人皆惊。

    一人道:“大王,我等乃为夺邺城而来,这……”

    黄遨的神色不容质疑:“此计有变。令所有人拿起刀枪弓箭,以防万一!”

    众人忙应下,随即散开,各去通报。

    我在一旁看着,很是吃惊。

    不为别的,乃为黄遨行事之果决。此人确也是个喜欢赌一把的人,但在赌徒之中,又难得的清醒谨慎,见势不好,宁可坐失良机也不肯以身试险,无怪乎能在多方围剿下屹立许久不倒。

    不过,此番他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走运。

    命令才传下不久,传令兵又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禀大王!四王领兵上了岸,已开始攻城!”

    黄遨面色一变。

    这时,不必传令兵再禀报,船上的人也已经能看到了邺城前的热闹。许多人正抬着梁木撞击城门,但那城门颇为结实,不为所动。而就在此时,突然,城门前的人一阵混乱。定睛看去,却是城头上射下了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飞蝗一般,直扑人群。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情形竟是急转直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檀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海青拿天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青拿天鹅并收藏檀郎最新章节